▲(來源:科技報橘)

一、Fintech 歷史

科技推進世界進步,fintech 也一直改變著金融的方方面面,但 fintech 也只是近幾年的才爆紅起來,總體來說,原因作者大致歸納如下:

第一:以前金融科技中雖然也有很多知名的玩家,但企業整體還是較少,且大多為機構服務,或專業人事使用,普通消費者接觸較少。比如:金融信息行業大名鼎鼎的彭博機,比如:前面股市火熱時大家都使用的同花順,大智慧。

第二:金融科技和所有行業一樣也在經歷自身的技術成熟曲線(也稱炒作週期),前幾年 IT 界也一直在研究金融科技但苦於很多基礎技術沒有成熟,比如雲端計算平台,大數據處理演算法,移動互聯網的普及,等等。所以宣傳較少,資金更多投入在研發當中。

第三:金融以前與科技結合雖緊密,但金融科技作為科技的一個分支,並沒有其獨到的地方,頂多算科技在金融當中的一個應用,並不像現在這樣星光熠熠,例如PAYPAL,lending club, 螞蟻金服,等等。

金融科技在 fintech 概念提出之前已經從很多方面改變了金融的運作模式,20 世紀 80 年 代,比爾·蓋茨感覺到與其把 IT 系統租給商業銀行使用,不如自己辦銀行,但這一想法由於受到當時美國銀行業公會對美聯儲的遊說而落空。當時,蓋茨的那句名言深深震撼了銀行界,「如果傳統銀行不改變的話,就會成為 21 世紀一群將要滅亡的恐龍」,金融業本身具有 IT 屬性,信息技術之於金融業如同空氣一樣,須臾不可或缺!

歷史上每一次通訊技術的變革,都會帶來金融的變革。通訊技術的發展又可以分為四個階段,作者嚐試簡述率先採取新技術公司獲得高額回報的案例,來說明科技對金融發展的影響。

一、前電報時代(1838 年之前,電報發明之前)

一天的信息差,讓羅斯柴爾德家族成為英法戰爭的最大贏家。 羅斯柴爾德家族在宋鴻兵的《貨幣戰爭》出版之後人氣大增,也有很多人對宋先生提出的羅氏掌控全球一半以上財富嗤之以鼻,但前電報時代羅氏的成功卻是毋庸置疑的。 1815 年 6 月 18 日,在比利時布魯塞爾近郊展開的滑鐵盧之戰,不僅是拿破侖與威靈頓兩人之戰,也是成千上萬投資者的賭博。如果英國敗了英國的公債的價格將跌進深淵;如果英國勝了,英國公債將衝上雲霄。

正當兩只大軍進行殊死搏鬥時,羅斯柴爾德家族早在十年前建立的戰略情報收集和快遞系統發揮了作用。傍晚時分,當格魯希元帥錯失戰機在戰場外遊蕩,普魯士軍隊與威靈頓的大軍會合擊潰拿破侖時,一個名叫羅斯伍茲的羅斯柴爾德快信傳遞員親眼目睹了戰況,他立刻騎快馬奔向布魯塞爾然後轉往奧斯坦德港。當羅斯伍茲跳上了一艘具有特別通行證的羅斯柴爾德快船時已經是深夜時分。這時英吉利海峽風急浪高在付了 2 000 法郎的費用之後他終於找到了一個水手連夜幫他渡過了海峽。當他於 6 月 19 日 清晨到達英國福克斯頓的岸邊時,內森·羅斯柴爾德親自等候在那裡。內森快速打開信封瀏覽了戰報標題然後策馬直奔倫敦的股票交易所。

羅斯柴爾德開始大量拋售英國國債,交易大廳突然有人發出尖叫 「羅斯柴爾德知道了」「威靈頓戰敗了」,拋售成為一種恐慌,每個人都想立刻跑掉手中毫無價值的英國公債,僅僅幾個小時英國公債已變為一堆垃圾,票面價值僅剩 5%。羅斯柴爾德開始買進市場上能見到的每一張英國公債。

6 月 21 日 晚 11 點威靈頓將軍的信使亨利. 珀西到達倫敦。消息是拿破侖大軍在 8 個小時的苦戰後被徹底打敗了損失了 1/3 的士兵,法國完了。這個消息比羅斯柴爾德的情報晚了近兩天,而羅斯柴爾德在這一役狂賺了 20 倍的金錢,超過拿破侖和威靈頓在幾十年戰爭中所得到的財富的總和!

二 、初級通訊時代(1838 年 電報發明為標誌)封鎖信息盛宣懷讓紅頂商人胡雪岩栽了大跟頭

胡雪岩名胡光墉字雪岩,是國人熟知的紅頂商人,光緒初年,紅極一時,官居二品賞穿黃馬褂。其巔峰一度富可敵國,領雄江浙商業,資金最高達三千萬兩(乾隆年間清朝一年財政收入在 5000 萬兩左右),盛宣懷,字杏蓀,又字幼勖。盛宣懷創造了 11 項 「中國第一」:第一個民用股份制企業輪船招商局;第一個電報局中國電報總局;第一個內河小火輪公司;第一家銀行中國通商銀行等等。

1881 外商霸佔中國生絲出口胡雪岩與其發動商戰,遂邀人 「集資同買」,他拿出銀子 2000 萬兩啓動商戰,囤絲 14000 余包,超出整個滬絲年交易量的三分之二,使絲價猛漲,囤積一年,滬絲價高於倫敦。盛宣懷此時恰恰從生絲入手, 發動進攻。他通過密探掌握胡雪岩買賣生絲的情況, 大量收購, 再向胡雪岩客戶群大量出售。同時, 收買各地商人和洋行買辦, 讓他們不買胡雪岩的生絲, 致使胡雪岩生絲庫存日多, 資金日緊, 苦不堪言。

緊跟著, 盛宣懷開始 「釜底抽薪」, 打現金流的主意。胡雪岩膽大, 屬於敢於負債經營的那種人。他在 5 年 前向匯豐銀行借了 650 萬兩銀子, 定了 7 年 期限, 每半年還一次, 本息約 50 萬兩。次年, 他又向匯豐借了 400 萬兩銀子, 合計有 1000 萬兩了。這兩筆貸款, 都以各省協餉作擔保。

這時, 胡雪岩歷年為左宗棠行軍打仗所籌借的 80 萬兩借款已到期, 這筆款雖是幫朝廷借的, 但簽合同的是胡雪岩, 外國銀行只管向胡雪岩要錢。這筆借款每年由協餉來補償給胡雪岩, 照理說每年的協餉一到, 上海道台就會把錢送給胡雪岩, 以備他還款之用。盛宣懷在此動了手腳, 他找到上海道台邵友濂(邵為李鴻章門下):「李中堂想讓你遲一點划撥這筆錢, 時間是二十天。」 邵友濂自然照辦。

對盛宣懷來說,20 天已經足夠, 他已事先串通外國銀行向胡雪岩催款。這時, 左宗棠遠在北京軍機處, 來不及幫忙。由於事出突然, 胡雪岩只好將他在阜康銀行的錢調出 80 萬兩銀子, 先補上這個窟窿。他想, 協餉反正要給的, 只不過晚到 20 天。

然而, 盛宣懷正要借機給胡雪岩致命一擊。他通過內線, 對掌握了胡雪岩調款情況, 估計胡雪岩調動的銀子陸續出了阜康銀行, 趁阜康銀行正空虛之際, 托人到銀行提款擠兌。 提款的都是大戶, 少則數千兩, 多則上萬兩。但盛宣懷知道, 單靠這些人擠兌, 還搞不垮胡雪岩。他讓人放出風聲, 說胡雪岩囤積生絲大賠血本, 只好挪用阜康銀行的存款;如今, 胡雪岩尚欠外國銀行貸款 80 萬, 阜康銀行倒閉在即。儘管人們相信胡雪岩財大氣粗, 但他積壓生絲和欠外國銀行貸款卻是不爭的事實。很快, 人們由不信轉為相信, 紛紛提款。 擠兌先在上海開始。盛宣懷在上海坐鎮, 自然把聲勢搞得很大。上海擠兌初起, 胡雪岩正在回杭州的船上。此時, 德馨任浙江藩司。德馨與胡雪岩一向交好, 聽說上海阜康即將倒閉, 便料定杭州阜康也會發生擠兌。他忙叫兩名心腹到庫中提出 2 萬兩銀子, 送到阜康。杭州的局勢尚能支持, 上海那邊卻早已失控。胡雪岩到了杭州, 還沒來得及休息, 星夜趕回上海, 讓總管高達去催上海道台邵友濂發下協餉。邵友濂卻叫下人稱自己不在家。 胡雪岩這時候想起左宗棠, 叫高達趕快去發電報。殊不知, 盛宣懷暗中叫人將電報扣下。第二天, 胡雪岩見左宗棠那邊沒有回音, 這才真急了, 親自去上海道台府上催討。這一回, 邵友濂去視察製造局, 溜之大吉了。 胡雪岩只好把他的地契和房產押出去, 同時廉價賣掉積存的蠶絲, 希望能夠挺過擠兌風潮。不想風潮愈演愈烈, 各地阜康銀行門前人山人海, 銀行門檻被踩破, 門框被擠歪。胡雪岩的現金流一時中斷, 偌大的基業突然崩潰。

三 、近代通訊時代(1948 年 香農提出信息論為標誌)納斯達克紐交所雙龍傳 「市場的邊界不超過信息能夠及時到達的範圍 「——金融格言。

最早的金融交易系統可以追溯到 1969 年,它被稱為奧特斯(AutEx),那時它有 140 家用戶,其中 75 家是機構投資者而不是經紀人。這個系統旨在處理機構投資者的大宗交易,它通過電話線將各個用戶的鍵盤與顯示屏連接起來。到 20 世紀 70 年 代末期,奧特斯平均每天可以處理 15 筆大宗交易,總值達 520 萬美元。

比這個系統遠為重要的是納斯達克(Nasdaq)—納斯達克是 「美國證券交易商自動報價系統」(NationalAssociation of Securities Dealers Automated Quotation System)的縮寫,這個系統孕育並啓動於 20 世紀 60 年 代末期,它從一開始就使用計算機系統,比奧特斯和其他類似系統要複雜得多。納斯達克於 1971 年 2 月 5 日 正式開始投入運營,800 多家交易商與之簽訂了協議,該系統可以為它們提供 2 400 種未掛牌證券的信息。

納斯達克集中提供未掛牌證券的信息,並且允許不同的做市商進行競爭,由此縮小了買賣價差,並使得交易者有一個更為便捷和可靠的渠道來獲取信息。一年之內,納斯達克的交易量就達到了 800 萬股,超過了一直以來緊隨在華爾街之後的美國證券交易所,同時納斯達克的交易量也超過了所有地區性證券交易所交易量的總和。而且,它也開始有選擇地提供交易所掛牌證券的信息。當這些證券在納斯達克系統的交易量迅速增加時,紐約證券交易所開始警覺了。

1975 年,美國國會下令建立一個真正的跨市場系統後,紐約證券交易所和它的競爭者們開始籌建跨市場交易系統(Intermarket Trading System),簡稱 「ITS」。這個系統於 1978 年 正式投入運營,它將 9 個市場相互連接在一起—美國證券交易所、波士頓交易所、辛辛那提交易所、中西部證券交易所、紐約證券交易所、太平洋證券交易所、費城證券交易所、芝加哥期權交易所以及納斯達克市場,這個系統可以使你及時獲得所有紐約證券交易所掛牌證券的交易信息,而不管這些交易發生在哪個市場。

最好的價格出自最大的市場,這一規律依然成立。19 世紀 40 年 代,遵循這條金融的 「萬有引力定律」,電報的發明使紐約證券交易所不僅成為全美最大的市場,而且成為全美佔主導地位的市場。20 世紀 70 年 代,ITS 和計算機的出現起了同樣的作用。在 20 世紀 60 年 代末和 70 年 代初,由於系統陳舊無法進行有效的競爭,紐約證券交易所的市場份額不斷減少,現在,技術的進步使得那些從華爾街流失的生意又回到了華爾街。到 20 世紀 80 年 代末期,美國事實上只剩下兩個證券交易市場:一個是紐約證券交易所;另一個是納斯達克市場。

四 、現代通訊時代(80 年 代,光釺,綜合數字網絡)彭博機叱吒風雲

從 60 年 代開始個人投資者在華爾街上所佔份額就已經開始下降,他們越來越多的將資金交給投資機構去打理,到如今作為機構投資者如果不使用彭博機就相當於被排除到信息圈之外。15 年 稍早時候彭博機曾經歷過數小時的停擺,愛爾蘭首席經濟學家菲利普•奧沙利文 (PhilipO’ Sullivan) 當時發了條推文:「彭博終端死機讓我終於體會到了 Facebook 崩潰時青少年是什麼感覺。」

1966 年,從哈佛大學取得 MBA 後,邁克爾·布隆伯格(布隆伯格與彭博英文同為 Bloomberg 翻譯不同)加入了美國所羅門兄弟公司,用了 6 年 得時間成為公司的合伙人,主要負責股票交易、銷售和系統開發業務。1981 年,由於所羅門公司被飛波公司(Phibro)收購,作為公司的合伙人之一的布隆伯格被辭退,獲得 1000 萬美元的遣散費。 他選擇了一個全新的開始,這個開始源於他之前工作中所發現的一個令金融界苦惱的問題:資訊服務的普遍缺乏。他憑借自己金融市場的背景以及對計算機的經驗,將兩者結合起來開始了一個全新的業務,設想通過建立一個計算機化的信息系統,可以使市場的實時數據、財務計算以及市場預測可以通過這個系統直接到達華爾街公司的辦公桌上,同時將目標客戶定位在每一個在金融證券投資領域工作的專業人士。

彭博公司提供的這些服務,正是彭博在他的交易員生涯中夢寐以求的。即使在當時那些原始的電子設備上,這些信息服務也十分令人難忘。據一位當年的華爾街員工回憶,那時的服務演示是在 「一台與終端機相連的老式 IBM 電動打字機上」 進行的,就算從當時的角度來看,這類設備都已過時。然而,只有精明的交易員才知道這種服務之中蘊涵的強大力量。 現在,全世界正在使用的彭博機達 30 萬台,每台每個月能為公司帶來約 1500 美元的收入。與路透等競爭公司不同的是,彭博不提供批量購買折扣,只是在客戶安裝第二台彭博顯示器時給出 1800 美元的優惠。無論是購買上千台機器的華爾街大公司,還是只有兩名員工的小門臉,他們為每台顯示器支付的費用都是相同的。如需股票交易執行等附加服務,還需支付額外的費用。 彭博機雖然樣式老套價格昂貴,但其對交易員使用使用場景的理解無人能出其所右,其服務中某些內容還極具個性化和價值,有個非常有趣的例子:失業的客戶可以在家繼續使用彭博機,時限為 4 個月,不收取任何費用,也不會縮小服務的範圍。也許,只有像彭博本人這樣,曾經有過交易員的工作經歷,也親身體會過被炒魷魚的落寞,才能如此真切地理解到客戶身處的麻煩和困境,也才能發揮出如此生動的想象力,提供出這樣的服務。而我們指旺科技也期望能成為這樣一家公司。

二、fintech 企業分類

現在市面上 fintech 企業很多,分類方式也是五花八門,個人認為可以從兩個大方向做分類: 第一類:以科技為尖刀切入金融領域,用更高效的科技手段搶佔市場,提供金融服務。 第二類:為金融機構提供科技服務,自身並不直接做金融服務。 還有一類是傳統金融機構通過內部孵化出來的企業,本文不加以討論。 當然隨著互聯網的發展一切都講跨界,第一第二類企業也有融合趨勢,有的第一類企業會對外輸出有償技術服務,拿中國舉例螞蟻金服既直接提供金融服務,也為其他金融機構提供徵信信息服務。有的第二類企業隨著技術的不斷加強,數據不斷積累也會直接提供金融服務,比如國外的 Amazon 在 2012 年 就推出了 AmazonLending,BAT 也都已經推出了自己的金融服務。

不過截至目前為止,兩類企業跨界發展較少且發展思路,管理方式,核心競爭力,人員結構等都不太一樣,打個不恰當的比方一個是金融 + 科技,金融是內核,一個是科技 + 金融,科技是內核。當然隨著時間的推移還會有新的模式出現,本文暫且以這兩種方式進行分類。這兩類企業又可以做以下細分。

第一類 「金融 + 科技」 可細分為如下: 1、第三方支付(Third-Party Payment):狹義上是指具備一定實力和信譽保障的非銀行機構,借助通信、計算機和信息安全技術,採用與各大銀行簽約的方式,在用戶與銀行支付結算系統間建立連接的電子支付模式。 兩大模式: 近場支付,比如:Apple pay ,Samsung pay,huawei pay . 等等 遠場支付,比如:支付寶,財付通,匯付天下,盛付通,Square 等等 發展重點:支付 + 營銷,支付 + 金融,支付 + 財務管理,增值服務與個性化服務將成為支付企業差異化路線的發展重點

2、 P2P 網貸平台:即點對點信貸。P2P 網絡貸款是指通過第三方互聯網平台進行資金借、貸雙方的匹配,需要借貸的人群可以通過網站平台尋找到有出借能力並且願意基於一定條件出借的人群,幫助貸款人通過和其他貸款人一起分擔一筆借款額度來分散風險,也幫助借款人在充分比較的信息中選擇有吸引力的利率條件。 據網貸之家統計現階段全中國網貸平台有近 2000 家,截止 16 年 3 月 累計成交 17450 億元,其中主流分為以下三大模式。 三大模式: 純線上模式:如人人貸等。特點:資金借貸活動都通過線上進行,不結合線下的審核。 線上線下模式:如翼龍貸等。借款人在線上提交借款申請後,平台通過所在城市的代理商採取入戶調查的方式審核借款人的資信、還款能力等情況。 債權轉讓模式:如宜人貸這種模式是公司作為中間人對借款人進行篩選,以個人名義進行借貸之後再將債權轉讓給理財投資者。 發展重點:監管政策落地後,根據自身優勢進行發展。

3、 群眾募資:是指用團購 + 預購的形式,向網友募集項目資金的模式。本意群眾募資是利用互聯網和 SNS 傳播的特性,讓創業企業、藝術家或個人對公眾展示他們的創意及項目,爭取大家的關注和支持,進而獲得所需要的資金援助。群眾募資平台的運作模式大同小異——需要資金的個人或團隊將項目策劃交給群眾募資平台,經過相關審核後,便可以在平台的網站上建立屬於自己的頁面,用來向大眾介紹項目情況。現知名的群眾募資平台有:京東眾籌,輕鬆籌,人人天使,創客星球等等 三大規則: 一、是每個項目必須設定募資目標和募資天數; 二、是在設定天數內,達到目標金額即成功,發起人即可獲得資金;項目募資失敗則已獲資金全部退還支持者; 三、是募資不是捐款,所有支持者一定要設有相應的回報。募資平台會從募資成功的項目中抽取一定比例的服務費用。

經典案例: 3W 會籍式募資:每人十股,每股 6000 元,微博最火熱的時候,3W 咖啡很快就匯集了一大幫知名投資人。創業者,高管,包括沈南鵬、徐小平、曾李青等等,規則很簡單並不是 6 萬元就可以參加投資,股東必須符合一定條件,其強調的是互聯網創業與投資圈的頂級圈子。其他類似案例包括江南憤青陳宇的江南 1535 茶館等等。 小牛電動車銷售產品式募資:小牛電動 N1 在京東眾籌結束,創造了京東募資史上的三項第一:募資金額 7202 萬元,史上最大;募資線上銷量 1.6 萬台,史上最高;3 小時 40 分打破募資紀錄,史上最快。回想小牛 N1 籌款目標只是 500 萬元,完成率卻達到 1400%。 李善友用募資改變創業教育:2014 年年 初,中歐商學院教授、酷六創始人李善友同學,開啓了一場用募資改變商學院和創業教育的實驗。他的招生計劃中明確要求,10 名學員的學費,必須一半自籌、一半募資。泡否科技馬佳佳、雕爺孟醒、《羅輯思維》出品人申音等報名學員通過各種社交媒體,闡述募資理由,而群眾募資的參與者,將獲得學員面授交流的機會。......

轉貼自: 科技報橘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 找不到回應

每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