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自2012年1月24日起,來自對沖基金的電話就不斷響起,紛紛要找丹尼爾·納德勒(Daniel Nadler)。就在那一天,這位年年28歲的哈佛大學經濟學博士在彭博社 (Bloomberg)上與人合著了一篇文章,文中介紹瞭如何通過美元的走強來預測標普500指數每週的走低情況。


▲Daniel Nadler是金融分析公司肯碩(Kensho)公司創始人兼CEO。也許他才是真正的“華爾街之狼”,而且數學,詩歌和希臘哲學都對他顛覆華爾街帶來幫助。

 丹尼爾·納德勒:我用一款軟件逼瘋了華爾街

自2012年1月24日起,來自對沖基金的電話就不斷響起,紛紛要找丹尼爾·納德勒(Daniel Nadler)。就在那一天,這位時年28歲的哈佛大學經濟學博士在彭博社(Bloomberg)上與人合著了一篇文章,文中介紹瞭如何通過美元的走強來預測標普500指數每週的走低情況。

在當時,交易員們正利用美元與標普指數之間的這種關係大賺特賺。納德勒說:“他們的電話就像是說,'你是個叛徒!如果你發現了這種關係,那你就利用這種關係來交易——不要公開它啊,導致大家無法進行套利交易。 '”這是一位快人快語的加拿大人,深色的捲發在前額上垂落下來。

接下來的幾個月內,納德勒還接到了很多這種電話。他的新公司肯碩(Kensho)位於馬薩諸塞州劍橋市,由納德勒與程序員彼得·克魯斯卡爾(Peter Kruskall)聯合創立。這家公司將撼動金融分析行業,就像當初谷歌給搜索領域所帶來的衝擊一樣。

也就是說,他們想要將金融市場的一些專業知識交到大眾手中,而此前僅僅只有一些頂尖級的對沖基金和銀行使用這些專業知識來利用短期的市場無效賺取大量利潤。

肯碩公司的軟件被取名為沃倫(取自沃倫·巴菲特先生[Mr. Bufett])。你可以像在谷歌進行搜索一樣,在簡單的文本框裡輸入非常複雜的問題——使用直白的英語。例如:當三級颶風襲擊福羅里達州時,哪支水泥股的漲幅會最大? (最大的贏家是誰?德州工業[Texas Industries])。

同樣,當朝鮮試射導彈時,哪支國防股會漲得最多? (雷神公司[Raytheon]、美國通用動力公司[General Dynamics]、和洛克希德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當蘋果公司發布新iPad時,哪家蘋果公司的供應商股價上漲幅度會最大? (為iPad內置攝像頭生產傳感器的豪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OmniVision])。

要回答此類問題,對沖基金的分析師隊伍要花上數天的時間,前提條件是他們可以找到所有這些數據。但突破性的沃倫軟件可以通過掃描藥物審批、經濟報告、貨幣政策變更、政治事件、以及這些事件對地球上幾乎所有金融資產的影響等9萬餘份資料,立馬就為6,500萬個問題找到答案。

其軟件在亞馬遜公司位於FinQloud計算網絡的網絡服務器上運行。 FinQloud位於納斯達克,是一個超級安全的計算網絡。納德勒說:“這從根本上是給人一支數量分析專家隊伍。”

如果廣泛加以使用,沃倫軟件可以撼動長期以來被彭博社和湯姆森·路透社(Thomson Reuters)所壟斷的260億美元的金融數據市場,並且讓華爾街的大型銀行和橋水聯合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 、大衛·肖對沖基金(DE Shaw)與文藝復興科技公司等(Renaissance Technologies)這些精英量化對沖基金所嚴密控制的工具大眾化。

德文郡投資公司(Devonshire Investors)的總經理大衛·傑根(David Jegen)說:“每天,基金經理會有一個投資理念,然後必須找數量分析專家來建立模型。這是多數金融服務公司內部的一個瓶頸,導致經過測試的理念少之又少。”德文郡投資公司是共同基金巨頭富達投資集團(Fidelity Investments)的私募股權部門,也是肯碩公司的投資者。

“提高投資理念測試的效率、質量和數量,這對於在位企業來說是件好事。”其他投資者也持同樣的觀點。肯碩公司成立於去年5月份,已經在種子期籌資中從加速合夥公司(Accel Partners)、布雷耶資本公司(Breyer Capital)、通用催化劑風投公司(General Catalyst)、谷歌風投(Google Ventures) 、和恩頤投資(NEA)等公司處籌集了1,000萬美元。

納德勒在多倫多市長大,父母分別是波蘭和羅馬尼亞移民。他的父親是一位工程師,設計使用聲波來查找橋樑和潛水艇的微小裂縫的方法。父親會在課堂之外教納德勒“真正的數學”。孩提時期,納德勒曾繪製永動機的草圖,並且花數個小時閱讀古希臘語。後來,他前往哈佛大學學習數學和古希臘文化。他一直在哈佛大學就讀,打算堅持到獲得哲學博士(他今年畢業)。

在該校就讀期間,在撰寫自己關於信貸衍生產品定價機制的論文的同時(納德勒很快指出,第一支橄欖油期貨是由塞樂斯[Thales]在公元前600年時發明的) ,納德勒與普利策獎得主喬瑞·格雷厄姆(Jorie Graham)一起研究詩歌,推出了一款名叫西格蒙德(Sigmund)的睡眠應用,並且在美聯儲擔任訪問學者。

肯碩公司背後的想法誕生於納德勒在美聯儲工作期間。當時納德勒驚奇地發現這家全球最具權勢的金融監管機構仍然依靠Excel來對經濟進行分析。納德勒說:“我當時曾經想著會是一個有著實時信息的作戰室。”但相反,他發現美聯儲所使用的統計工具與自己在宿舍房間裡用的一樣。他將這些告訴了克魯斯卡爾。

克魯斯卡爾是一位少年老成的程序員,在麻省理工學院獲得了計算機科學的學士和碩士學位,並且在谷歌公司擔任實習生,負責開發Gmail的顏色標籤。克魯斯卡爾知道有一種更好的方法來進行這項工作。 “我開始思考自己在谷歌公司所了解到的東西,使用它們來分析市場。

當時,克魯斯卡爾在谷歌公司負責開發將互聯網帶往偏遠地點的方法。在接下來的8個月裡,不管是在開夜車,還是在搭乘公共汽車去這家搜索引擎位於山景城的辦公室上下班的途中,他都在設計沃倫軟件。肯碩使用了從谷歌技術那裡得到的靈感,例如映射化簡(MapReduce,將龐大的處理任務分配給雲服務器的一種方法)和BigTable(將龐大的數據壓縮到可以加以處理的規模的一種方法)。 2013年4月份,克魯斯卡爾從谷歌公司辭職,來到波士頓加入了納德勒的行列。

在沃倫軟件中提問後,會得到非常漂亮且直觀的答案,你還可以通過改變時間範圍或研究的公司對像等可變量來繼續對答案加以優化。人們也可以在自動駕駛儀上通過沃倫軟件進行搜索。在訪問肯碩公司辦公室的那一天,美國耐用工業品訂單高於預期,標準偏差值為0.25。肯碩自動分析發現,這種情況自2009年來已經發生26次,而且在這26次裡,高樂氏公司(Clorox)有23次的日回報為正。 “我們都可能被車撞到,碰到意外的事情,”納德勒說,“而沃倫軟件會不斷去發現價差。”

如果在現實世界中加以使用的話,肯碩可以幫助更多投資者在面對意料之外的情況時更快速地進行反應,例如中西部的龍捲風或者是中東地區的抗議活動。斯坦利·楊(Stanley Young)說:“在數據分析和洞悉方面,他們的確是設定了新的標準。”楊曾擔任過彭博社企業產品與解決方案部門(Enterprise Products & Solutions)和紐約證券交易所技術部(NYSE Technologies)的首席執行官,目前是肯碩公司顧問團成員之一。

華爾街曾經見證過無數年輕人拿著所謂的黑盒子來了又去,要想打入華爾街,肯碩公司將會面臨挑戰。每十個到谷歌和Facebook工作、年薪數十萬美元的優秀大學畢業生中,就會有一個到對沖基金工作、年賺數百萬美元的博士生。此外,肯碩公司的使命是將量化分析大眾化,這將同這個注重秘密和排外性的群體產生衝突。

“我認為市場將會向這個方向發展,但還會要經過很長的過程,”頭標資本公司(FirstMark Capital)的馬特·圖爾克(Matt Turck)說,“機構在內部解決方案和團隊上已經投入了大量的資金,而且這些團隊惟一的目的就是打造那些解決方案。”

納德勒表示,他正在敲定一個一年期的獨家協議。用他的話來說,協議的另一方是“華爾街一家著名的銀行巨頭”。他同時也計劃將沃倫軟件租賃給基金經理和買方公司,並且參照彭博社和路透社的方式收取高昂的軟件使用費。 “他們正在與眾多經驗非常豐富的基金經理一起進行軟件試用,這些基金經理都是以非常保守而聞名,”億萬富豪投資者吉姆·布雷耶(Jim Breyer)說,“這種情況我們在過去並不太常見。”布雷耶是布雷耶資本公司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也是加速合夥公司的合夥人。

很多人曾經問過納德勒,他為什麼不利用沃倫軟件的計算能力來成立自己的對沖基金。 “這種做法以前有過。我可不想做第N個這樣做的人。”納德勒最好開始過濾自己的電話。

轉貼自: 觀察者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在此對話中的人們

Popular Tags

每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