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投資要點:銀行IT投資:總量巨大,增速穩定,市場分散。 2013年銀行業IT投資額佔金融行業IT總投資的近80%。得益於銀行利潤的增長和信息技術的飛速發展,我國銀行業IT投資額保持穩定增長的態勢,從2008年的500億元增長...

投資要點:
銀行IT投資:總量巨大,增速穩定,市場分散。 2013年銀行業IT投資額佔金融行業IT總投資的近80%。得益於銀行利潤的增長和信息技術的飛速發展,我國銀行業IT投資額保持穩定增長的態勢,從2008年的500億元增長到2013年857億元,年復合增長率達到11%。銀行IT的需求在前端的設備和後端的系統兩方面均存在較大的增長驅動力,前端設備看增量,後端系統看升級。從市場格局上看,銀行IT行業已經形成較為完整的產業鏈條,但市場較為分散。


三大變革保障未來國內銀行保障未來國內銀行IT投資投資穩步增長。

1)我國城鎮化率與發達國家還有不少差距,未來隨著城鎮化的繼續推進和農村經濟的騰飛會帶動村鎮金融機構數量的爆發式增長

2)銀行在負債業務端遭遇互聯網金融的挑戰,資產業務端則面臨民營銀行和外資銀行的衝擊,未來競爭壓力凸顯

3)“棱鏡門”事件將國家安全提到了一個更高的高度,未來銀行IT領域的核心軟件和硬件國產化是大趨勢。


技術變革和商業模式轉變帶動銀行技術變革和商業模式轉變帶動銀行IT。解決方案投入增加。 2013年中國銀行業IT解決方案市場規模達到148.25億元, 預計未來仍將保持25%的增長率。不同規模銀行對IT解決方案的需求有所不同,對大中型銀行而言,渠道類和業務類解決方案或是未來投資的重點;而小型銀行的IT需求則是全託管的服務模式,未來雲計算在銀行IT的應用應該遵循從小到大,由非核心系統到核心系統的滲透路徑,我們測算村鎮銀行雲服務的市場有40 億/年的空間。此外,我們看好風控管理需求強化對信貸管理系統的升級投資空間,以及個人和企業徵信市場藍海即將爆發帶來的IT投資空間。


支付新趨勢帶動銀行前端機具需求增長。網絡支付的普及和EMV遷移帶來了相關金融支付機具的快速增長;我國金融IC卡近年呈現爆發態勢,未來3年每年金融IC卡的市場規模將達到50億元以上,增速保持在50% -100%之間,由此帶動的相應支付機具的改造升級市場空間巨大,且在國產化替代大趨勢下,金融機具的國產化將先於基礎軟硬件和數據庫等實現。


銀行IT的市場競爭格局的市場競爭格局轉變。 :從分散到集中,利潤增長有保障。過去10年中,銀行業的IT投資主要集中在後台系統建設方面,近年來,銀行業務範圍和規模的快速擴張導致系統升級的需求大規模爆發,國產化替代逐步擠出外資IT廠商,行業集中度逐漸提升,盈利空間將改善。硬件設備端,雲計算等新構架對傳統硬件基礎設施的替代將在未來改變銀行IT硬件廠商的格局,我們認為支付機具領域更具長尾效應。


5條主線佈局銀行IT上市公司正當時。通過5條主線的梳理,我們重點推薦潤和軟件、東華軟件、安碩信息、長亮科技、證通電子、飛天誠信等相關上市公司。

 

 

1. 銀行IT投資投資:總量巨大,增速穩定,市場格局分散


1.1 金融業IT投入投入以銀行為主,銀行IT總投資增長穩定

我國金融業起步較晚,目前社會融資主要以銀行為媒介的間接融資為主,銀行業2013年的總資產規模達到151萬億,淨利潤1.42萬億,佔比均超過金融全行業總值95 %。銀行業龐大的業務規模和包羅萬象的業務範疇需要強大的信息技術的支撐,我國銀行業IT投入額也是金融行業最高的,2013年銀行業IT投資額佔金融行業IT總投資的近80%,上市公司涉及金融IT的標的多數也是以銀行為主要客戶。得益於銀行利潤的擴張和信息技術的飛速發展,我國銀行業IT投資額保持穩定增長的態勢,從2008年的500億元增長到2013年857億元,年復合增長率達到11%,預計未來3年增速保持在10%以上。

 

 

1.2 銀行IT需求:前端設備看增量,後端系統看升級看升級

銀行業是中國信息化建設程度最高的行業之一,IT技術已經成為商業銀行的生命。銀行IT產品橫跨IT技術和金融領域,專業性很強,因此具有較高的進入壁壘。

1.2.1 銀行業IT系統系統分為後端系統和前端設備兩部分

銀行IT系統可簡單分為前端系統和後端系統,銀行在前端系統的投入主要是各類金融機具的購買和升級,而後端系統​​的投入則主要是基礎設施硬件、操作系統和中間件的購置以及各類解決方案的開發實施。

 

 

1.2.2 銀行系統的IT解決方案主要分為業務類、渠道類、管理類

從IT系統的功能模塊角度,我們可以把銀行IT系統分為三大功能模塊,分別是業務類解決方案、渠道類解決方案和管理類解決方案。這三個功能模塊分別對應了銀行的業務條線、營銷條線和管理條線。

 

 

1.2.3 銀行IT後端系統解決方案市場增速超20%,業務類解決方案升級是主要驅動因素

根據IDC的統計,2013年中國銀行IT解決方案市場規模達到148.25億元,比上年增長21.8%,預計未來仍將保持20%-25%的增長率。投資結構方面,2013年銀行業務類、渠道類和管理類解決方案的IT投資佔其整體IT投資的比重分別約為40%、22%和34%。業務系統的投資佔比最大,主要是兩方面原因:一方面,由於近年來,商業銀行的核心業務系統正處於升級的大周期當中。國有大行的業務系統早期基本圍繞著國外IT公司的架構和產品來設計,在去IOE為主導的信息安全趨勢下,國產軟硬件的替代將是未來幾年的核心系統更新和升級的主旋律,另外一方面,銀行業務的總量和經營範疇在過去10年中翻了十幾倍,加上近兩年互聯網金融的興起引致的金融互聯網創新需求,導致原先的核心業務系統的運算存儲和管理能力等無法支撐日益增長的銀行業務處理需求。因此,核心業務系統的升級驅動了過去幾年銀行IT解決方案市場的快速增長。

 

 

1.2.4 銀行IT前端設備產品市場規模龐大,圍繞支付需求的設備滲透率提升是內在邏輯

中國人民銀行的統計數據顯示,2008年-2013年中國聯網POS機和商戶數保持30%-50%的穩定增長,近兩年每年新增聯網POS機約300萬台,截至2013年底聯網POS機總量已達1063萬台。與此同時,我國聯網ATM機數量也在2008-2013年保持穩步增長的態勢,2013年底我國聯網ATM機數量已達52萬台。據艾瑞諮詢的數據顯示,2013年,國內金融IC卡數量已達5.93億張左右,比上年新增4.67億張,增速達370%,市場規模約50-60億元。而受益於前幾年網銀支付的普及,USBKey的市場規模保持穩步的增長,到2013年底我國USBKey的市場容量已經達到1.34億支,市場規模約40-50億元。

 

 

我們的觀點:

銀行IT的需求在前端的設備和後端的系統兩方面均存在較大的增長驅動力。一方面,前端設備主要依託於金融支付需求的爆發,近年來的驅動因素包括金融IC卡對磁條卡的替代,近場支付需求爆發對POS設備的改造升級,網銀支付快速增長導致Ukey等口令牌設備的放量等等;另一方面,後端系統主要依託於銀行業務、渠道和管理系統的升級需求。商業銀行業務規模和業務範疇的快速擴張導致業務系統的升級,國家信息安全的需求導致業務系統的國產化替代,從銷售導向向管理導向的管理方式轉變,導致銀行在信貸、風控等後台系統的IT需求加速升級和新增模塊。我們預計未來銀行IT解決方案市場的增速將超過20%。

 

1.3 銀行IT行業已形成完整的產業鏈,市場格局較為分散

經過多年的發展,我國金融IT行業已經形成了較為完整的產業鏈,目前中國企業在底層主機和上層應用領域都已經具備替代的能力,與國際廠商之間的技術差距不大,但在操作系統和基礎軟件領域仍有缺失。在國產軟硬件替代進口產品的大趨勢下,我們認為,去IOE只是整個浪潮中的一部分,國內產品已經在金融機具上形成普遍替代,POS機領域由於中國企業的快速崛起,已經逐步把國外企業擠出了中國市場,POS機價格在過去5年中下降了90%以上,應用軟件上也完成了這一過程,近年來上市的長亮科技、安碩信息等都是受惠於銀行內部業務系統的需求大爆發而產生的細分行業龍頭;軟件服務方面,在系統集成領域已經產生了規模上10億的高偉達等行業龍頭企業。我們認為,未來在基礎IT設施和基礎軟件領域,國產化的替代過程將逐步實現。

 

 

銀行IT解決方案市場格局分散,競爭激烈。銀行IT解決方案廠商較多,格局分散,主要原因是四大國有商業銀行系統主要為自主開發,國內廠商主要集中於為中小銀行市場提供系統集成服務或是為大銀行提供外包服務。從市場排名前五的公司的市場佔有率來看管理類解決方案的市場集中度最高,而渠道類解決方案的市場集中度最低,競爭最激烈。

 

 

我們的觀點:

銀行業是我國IT投資總量最大的行業之一,也是信息化程度最高的現代服務業。中國銀行業的IT投資特點是:總量巨大,增速平穩和市場格局較為分散。未來,隨著銀行業市場化程度的提升以及金融創新業務的不斷湧現,銀行IT的投資增速有望保持快速增長的勢頭,同時,由於國家對信息安全的重視程度不斷加強,銀行IT產業的國產化程度將不斷提升,從而導致市場份額逐漸向國內企業集中。

 

 

2 三大因素保障未來國內銀行IT行業收入持續快速增長

我們認為,儘管銀行IT已經在過去10年保持了高增長的勢頭,但展望未來,在當前如此龐大的IT投資的基數下,銀行業依然有望在IT投資方面保持穩定快速的增長,主要理由有以下3個方面:

2.1 城鎮化和農村經濟的起飛帶動村鎮金融機構數量猛增

2.1.1 城鎮化率逐年提高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城鎮化率由1978年的17.92%提高到2013年的53.73%,提高了35.81個百分點。為了應對社會投資和外貿出口增速放緩對經濟下行的壓力,促進經濟結構轉型,我國政府推出一系列政策保證新型城鎮化的順利推進,2014年7月30日,國務院發布的《關於進一步推進戶籍制度改革的意見》中取消了農業戶口和非農業戶口的區別,全面放開建制鎮和小城市落戶限制,為進一步推進新型城鎮化掃清了一大障礙,預期未來相關政策會陸續跟進。

 

 

2.1.2 城鎮化提升農民金融需求

我國農村人口消費能力大幅低於城鎮人口,2013年統計數據顯示,城鎮人口人均現金消費額為18023元,而農村人口僅為6113元,城鎮人口消費能力是農村人口的2.95倍,隨著農村的城鎮化,原農村地區人口的人均消費能力有較大的提高。同時,城鎮化也使得原來的農村人口受教育程度得到提升,從而使得這些地區對金融(主要是銀行)服務需求越來越迫切和多樣化。同時,由於受相鄰農村地區城鎮化的輻射,這些新城鎮周圍還未城鎮化的農村地區的經濟也將受到積極的影響。

 

 

 

2.1.3放開農村地區銀行機構門檻,加強對農金服支持

目前農村主要有三種金融主體,一是信用社,二是郵政儲蓄,三是中國農業銀行的分支機構。農村的金融市場還處於壟斷狀態,沒有競爭,服務水平就無法提高,農民的貸款需求也無法得到滿足。為了解決這種問題,2006年12月22日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發布了《關於調整放寬農村地區銀行業金融機構准入政策更好支持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的若干意見》,用以解決農村地區銀行業金融機構的供給不足、競爭不充分、金融服務缺位等“金融抑制”問題。


2.1.4農村金融機構數量暴增

在廣大城鎮化水平較低的農村地區,受國家惠農政策的支持和周邊城鎮的輻射影響,這些農村地區的經濟水平取得了快速的發展,農民已經逐漸形成了金融意識,諸如繳納水電費、貸款購買種子等基礎金融服務需求越來越旺盛,為了滿足這類基礎金融需求,以村鎮銀行和農村商業銀行為代表的農村金融機構呈現爆發增長的態勢,我國村鎮銀行和農商行數量分別從2007年的19家和17家暴增至2013年的1071家和590家。未來隨著城鎮化建設的推進和一系列惠農金融支持政策的發布,村鎮銀行和農商行等涉農中小金融機構數量仍將保持增長的趨勢,由於這類銀行資金實力有限無法獨立建設自有的IT系統,因此它們中的大多數都會將IT系統整體外包給專業的公司來完成,這對從事相關業務的軟件和服務提供商是一大利好。而在城鎮化水平較高的農村地區,廣大農民的需求已經不僅限於簡單的存貸、繳費等基礎金融需求,像村辦企業,大個體戶之類的客戶對理財產品、票據貼現甚至更高端的金融服務的需求越來越多,因此,像城商行甚至是股份製商業銀行在這些地區的網點數量也呈現快速擴張的趨勢,隨著網點的擴張,前端硬件的投入必然會隨之增加,對應到這些銀行對IT系統的升級改造訴求也將得到提升。

 

 

2.1.5城鎮化率未來仍有較大增長空間

與世界主要發達國家相比,我國的城鎮化率明顯偏低,而且我國的城鎮化與發達國家的城市化在統計口徑上的差別導致我國的城市化水平被高估,據社科院估算,中國實際的城市化率僅40%,因此,我國未來繼續推進城鎮化的空間仍然非常可觀,未來城鎮化的持續推進將是銀行IT投資增加的重要保障。

 

 

我們的觀點:

城鎮化率的提升和農村經濟水平提高,使得城鄉居民對金融融資、理財、支付等需求快速增長,原來的農村地區,現在無論已經城鎮化,還是尚未城鎮化,都對金融業務的需求呈現爆發式增長,從而催生了村鎮商業銀行和三四線城市的城商行的數量如雨後春筍般湧現。這些新興的銀行的建設期對IT投資是剛需,將在未來一段時間呈現井噴狀態。

2.2 內外競爭加劇激發銀行銀行IT投入熱情

2.2.1 互聯網金融衝擊致銀行利差收窄,負債業務成本壓力凸顯

我國商業銀行長期以來依靠存貸利息差獲得穩定的利潤,這一方面是政府固定息差的政策保護,另一方面也是由於其他融資渠道的政策限制重重,企業的融資需求難以被滿足,不得不依賴於銀行渠道。但隨著互聯網技術的飛速發展以及國家對中小企業金融支持重視程度的提高,這一情況正在發生轉變。 2013年6月13日餘額寶的誕生和隨後的各類“寶寶”的橫空出世向銀行低息存款發出了挑戰,央行《金融機構信貸收支統計》顯示,餘額寶推出後的2013年6 -12月,除了7月份的其它6個月我國個人活期存款環比增速都低於2012年同期水平,銀行負債成本最低的個人活期存款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衝擊。隨著利率市場化的逐步推進,存款利率市場化也將逐步放開,這無疑將使銀行負債端業務的成本壓力更加凸顯,加快金融創新、提升用戶體驗將成為行業不可逆轉的趨勢​​,由此帶來的銀行對IT系統更新的投入也將增加。

 

 

2.2.2 行業門檻降低,資產業務競爭加劇

隨著中國金融改革的進一步深化,國家頂層設計提出建立更加開放、包容的金融市場,為了激活長期受困於“融資難”的中小企業,2013年11月15日新華社發布的《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中首次提出在加強監管前提下,允許具備條件的民間資本依法發起設立中小型銀行等金融機構,此口一開,各地民資紛紛加緊籌備設立民營銀行,目前已經公告要申請參與設立民營銀行的A股上市公司,至少超過了50家。截至2014年11月,首批5家民營銀行試點已經落地,包括深圳前海微眾銀行、天津金城銀行、溫州民商銀行、浙江網商銀行、上海華瑞銀行。

 

 

民營銀行的設立不僅能直接帶來銀行IT投入的增量需求,還能對既有的商業銀行“躺著賺錢”的盈利模式形成衝擊,促使它們轉變思路,加大對IT系統的投入以提高用戶體驗從而留住客戶。在這輪競爭加劇的衝擊中,股份制銀行市場化程度高,受到的衝擊最為明顯,而他們相比其他競爭對手領先之處體現在管理水平,尤其是風控能力上,因此,對信息技術的需求更為迫切,在IT投資上的投入更加巨大,而對於後入者的民營銀行而言,由於固定息差的問題暫時難以打破,自身的資本充足率肯定不如大中型商業銀行,因此,在信息技術方面加大投入,提升管理水平,控制風險,降低運營成本並提高運營效率,成為了民營銀行建設初期的重要投入方向。


2.2.3 外資銀行穩步擴張,中資銀行面臨更強挑戰

加入WTO後,中國政府認真履行開放義務,取消對外資銀行經營地域、客戶對象和其他方面的非審慎性限制,在WTO承諾基礎上對外資銀行實行國民待遇。 2006年5年過渡期屆滿,中國政府全面放開對外資銀行人民幣業務的限制,自此外資銀行在中國的營業機構數從2006年的224家增長到2013年的419家,年均複合增速達9.4%。雖然近年增速放緩,但從2011年銀監會的報告我們發現,外資銀行製造業貸款比例為42.67%,中型企業和小企業貸款比例分別為32.3%和33.1%,均高於銀行業平均水平,在“調結構,促發展”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隨著未來我國銀行業開放程度的逐步提升,可以預見我國對外資銀行的業務限制將會更加放寬,屆時中國境內的外資銀行營業機構數量將會迎來第二個快速增長期。而外資銀行在信息化上無疑有著中資銀行無可比擬的優勢,這主要得益於其在信息化領域的巨額投入。 IDC數據顯示,中國銀行業IT投資占到其淨利潤的6.04%,而美國的銀行大約能達到19.6%,二者相差3.25倍,未來中資銀行要想與外資銀行競爭,加強其在IT領域的投資將是明智的選擇。另外一方面,外資銀行以前更為習慣於使用國際IT企業為其提供的軟硬件解決方案,但隨著中國政府對中國商業銀行的IT投資中國產化要求的不斷提高,外資銀行也不可避免的將更多選擇國內IT公司的解決方案。隨著上海自貿區等國內金融特區的進一步開放,外資銀行將會以更快的速度湧入國內市場,中資銀行將面臨更大的挑戰。

 

 

我們的觀點:

無論是互聯網金融對吸儲的替代效應,還是民營銀行大量湧入行業對放貸的衝擊效應,亦或是大量的外資銀行在國內的快速擴張對市場的擠占效應,都對國內商業銀行形成強有力的挑戰。使用信息化手段來加強管理、提升效率和節約成本,是國內商業銀行能夠應對的競爭的重要手段。
 


2.3 國產化替代為國內銀行IT公司創造新的機遇

2.3.1 “棱鏡門”事件喚醒各國危機意識

2013年6月,前中情局(CIA)職員愛德華〃斯諾登通過媒體曝出美國國家安全局有一項代號為“棱鏡”的秘密項目,該項目包括要求電信巨頭威瑞森公司必須每天上交數百萬用戶的通話記錄;通過進入微軟、谷歌、蘋果、雅虎等九大網絡巨頭的服務器,監控美國公民的電子郵件、聊天記錄、視頻及照片;監聽外國領導人和高官等,全球輿論隨之嘩然。其實我們對此並不應感到意外,海灣戰爭時期美國就曾有利用打印機釋放病毒破壞伊拉克軍用防空網絡的先例,“棱鏡門”事件將信息安全的問題舊事重提,其最大的意義就是喚醒了各國的危機意識。

2.3.2 政府對信息安全問題愈加重視

中國各行各業廣泛採用Cisco和IBM等美國公司的通訊設備、服務器,重要信息尤其是涉及國家安全的信息存在嚴重的暴露風險,“棱鏡門”事件的曝光促使國家對信息安全的重視程度提升到了新的高度。 2013年11月12日,中國共產黨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簡稱“國安委”)正式成立。 2014年2月27日,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成立。這兩個部門均由黨和國家的最高領導人掛帥,明確顯示出我國對於加強網絡安全和建設網絡強國的決心。 2014年5月20日中央國家機關政府採購中心發布通知,要求採購的所有計算機類產品不允許安裝win8操作系統。 5月26日,外媒報導中國已下令禁止國有企業與麥肯錫(McKinsey)和波士頓諮詢集團(BostonConsultingGroup)等美國諮詢公司合作,以防後者代表美國政府從事間諜活動。種種跡象表明,未來涉及國家信息安全領域的產品和服務的國產化將是毋庸置疑的趨勢,對相關產品國產化的支持政策也將陸續推出。

 

 

2.3.3 去去IOE運動拉開國產化大幕

去“IOE”最早由阿里巴巴提出,即去除IBM小型機、Oracle數據庫、EMC存儲器。 2013年5月17日,阿里集團最後一台IBM小型機在支付寶下線,標誌著阿里巴巴已徹底實現了去IOE,這向市場傳遞出一個積極的信號:沒有IOE也可以建立起穩定的IT系統。 “棱鏡門”事件持續發酵再一次將“去IOE”帶入公眾視野,其在行業內的影響已經開始顯現,政府機構、金融、電信、教育等涉及國計民生的重要部門、行業和企業在進行網絡建設的時候,都開始重視國產化和自主可控方面的問題。據接近決策層的人士透露,金融業作為關乎國計民生的重要行業,出於信息安全問題,中國政府可能要求國內金融機構放棄採購IBM,集體轉向國產。

我們的觀點:

“棱鏡門”事件是在國家層面對信息安全問題敲響了警鐘,金融行業是關係到國計民生的重要產業,國家對金融行業的信息安全的重視程度提升到了空前的高度,去“IOE”是金融業軟硬件國產化的里程碑事件,未來在基礎軟硬件以及應用層面,會有更大範圍的國產替代進口趨勢,這為國內銀行IT企業帶來了巨大的市場空間。

 

資料來源:煉數成金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在此對話中的人們

Popular Tags

每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