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我讀本科的時候,有一個觀點正在流行,那就是“精算是金領行業”。如今大多數了解精算行業的人早已將其當做笑話。本以為這種觀點已經得到糾正了,卻發現還有一大批的人前仆後繼的加入精算考試的行列裡。所以也聊兩句 ...

我讀本科的時候,有一個觀點正在流行,那就是“精算是金領行業”。如今大多數了解精算行業的人早已將其當做笑話。本以為這種觀點已經得到糾正了,卻發現還有一大批的人前仆後繼的加入精算考試的行列裡。所以也聊兩句吧,說說自己這兩年的工作感想。

先交代一下自己的背景吧。有言在先,我的工作經歷的確極其順利,因此缺少借鑒意義。我無意炫耀,僅僅是為了交代一下我的經歷。

我2008年從北大畢業,經濟學院保險系,因為成績並不優異,不能保研,也沒什麼去美國牛校的機會,所以輾轉到了佐治亞州立大學,2010年5月畢業,拿了經濟和精算兩個碩士,同時開始在一個不到20人規模的風險管理諮詢公司實習。同年8月變為全職analyst,2011年2月破格升為senior analyst,5月破格升為manager,12月升為director。是為學習和工作背景。

至於精算考試背景,我從2009年7月開始考SOA的P,同年8月考FM,同年11月同時考了MFE和MLC。休息一年。 2010年10月(已經全職工 作)考完C。之後暫停精算,2011年年中考了CFA level I。 2011年下半年重新準備精算,開始應付FAP,2011年11月考FETE(fellow,investment track),2011年底拿到ASA,正在準備今年四月的APM。

工作內容來看,我卻主要接觸非壽險(property and casulty),所以認識的大部分精算師是FCAS。工作領域有Underwriting Cycle(在SOA/CAS的年會上獲過獎,論文登在了Variance雜誌上),ERM,Financial RM等。

在成為senior以後,開始和很多大的保險和再保險公司的Senior VP接觸,一起做項目;成了manager以後,更有機會和CRO,chief actuary們交流。直到接觸到了風險管理的高層,才開始慢慢對這個行業有了新的了解。因為工作的關係和朋友的介紹,也和其他非精算的金融人士有一些交流,比如underwriter,broker,trader,sales,banker等。

 

为什么要学精算?精算行业面面观 机遇与风险

 

精算師的特長

我個人的感覺是,談精算,首先要聊精算師是做什麼的。大家自然可以說,精算師設計保險產品,給保險產品定價,並且計算準備金;但是,這樣的理解我覺得還是僅僅在描述精算師的日常工作​​。一個職業,如果能被稱為profession,必有一門手藝是別的職業不會或不擅長的,這個規律對所有profession都成立,無論是以前的木匠、石匠,還是如今的精算師、會計師。

我對精算的理解,先從SOA的網站上的一句話開始,“risk is opportunity”。由此可見,精算師是處理risk的。但 是,risk也有很多種處理方法,quant們給未來的contingent CFs定價,算是處理pricing risk,用non-arbitrage pricing method,自然涉及liquidity risk;公司金融的相關人員要確定hurdle rate,leverage ratio,dividend timing ,這也是處理risk;portfolio manager (如CFA們)更是每天把systematic/idiosyncratic risk掛在嘴邊。可以說,整個金融行業就是靠risk發展起來的,那麼,精算師究竟有什麼特別的呢?

我一個不成熟的感覺是,精算師是處理liability risk的專家。很少見到精算師專門處理credit risk或者market risk的,除非她做DFA,surplus management(ALM)或者EVA這類的東西。當然了,精算協會一直致力於擴充精算職業的外沿,進軍ERM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而ERM這一塊, 的確也是精算師做的比較​​出色。

當人們感慨投行對新產品的創造力時,很少有人看看保險公司和再保險公司是如何進行金融創新的。投行以一種中介的方式,購入-打包或分拆-賣出,自己的risk exposure其實並不多(當然,對於後來開始流行的MBS,一般投行會留下風險最高的tranche給自己)。

保險公司則不同。雖然很多保險公司也在進行證券化的嘗試(如CAT bond,mortality bond等等),但他們最主要的形式,仍是risk warehouse,即自己以保費(涉及pricing,reserving)和自有資本(涉及economic risk capital)來保證未來的賠付。而對這些位於資產負債表右邊的項目進行估計,正是精算師和有精算背景的人做的事情。

實際上,精算師們長期以來在這方面累積了很多經驗,再加上精算行業作為一個profession,一直有在協會內部互相交流幫助的傳統(在美國仍然是這樣,我就得到過很多有經驗的精算師的熱心幫助,現在,和我每個月至少會有幾輪郵件交流看法的精算師至少有六七個了。可貴的是,這些人根本不是我的同事,只是之前因為種種機緣,互相認識了而已。)

一點技術註解:如果你崇拜投行的人們的定價能力,要注意的是,quant們的定價方式是被稱為non-arbitrage的方式。即,我不管一個東西的真實價值是多少,只希望在我訂的價格下,人們不能進行無風險高收益的套利活動,即使是在無交易成本的情況下也不行。一言以蔽之,只要知道相對價格,並且把某些liquidity高的市場的價格當做基準,就可以得到其他產品的價格(比如,stock call option以股價為基準,corp bond中的credit risk exposure以CDS市場的volatility為基準)。基於這種要求,quant的定價,是在風險中性空間下進行的。而精算師因為要記準備金,要設置EC,所以必須知道一個產品的實際風險(絕對價格),這一切,必須在physical prob space下進行。所以,精算師更依賴於統計分佈。當然,越來越多的精算師開始了解quant的定價方式了。 SOA的fellow級別考試中,有兩個track都要考FETE,即financial economic theory and engineering(全稱好像是這個。。。)。

此外,財務再保險的發展,也是很有趣的,因為其目的是修飾財務報表,降低statutory risk capital等等,所以其複雜程度更甚於有標準化contract的衍生產品。

所以,沒必要盲目否定精算行業。不去管它是不是供過於求,是不是工作又累工資又低,精算師有一技之長這個是無法否定的。

技能

提到技能,很多人習慣性的將其繼續細分為硬技能和軟技能。前者自然是會多少模型,多少軟件之類的,後者便涉及與人交流等能力了。很多新進入精算行業的人, 比較注重前者,四處學習行業裡常用的模型,打聽需要學會什麼軟件等等。而很多已經工作很久,慢慢意識到精算師的瓶頸的人,便會強調交流能力、協調能力的重要性。那麼,對於一個剛入門的人,該將重點置於二者中的哪一個呢?這就是我趁中午午休要聊的……估計不會很長,因為一會兒還要開會……

我一直覺得,基本硬技能是一個精算師的基礎,沒有這些技能,一個人不能被稱為是精算師,即使他有精算師的頭銜。當然,頭銜持有者一般硬技能也都是絕對過關的,但我也見過很多老一輩的精算師,已經不了解行業的最新進展,只能在SOA的各種board裡做些管理的工作,這類人,對協會有很大貢獻,但是我感覺實際上已經不能被稱為精算師了。打個可能不太恰當的比方,一個不會動針線了的裁縫,已經不能被稱為裁縫了,即使他再擅長和客戶聊家常,讓客戶開心,他也不是裁縫。但是,我所說的硬技能,並不是模型啊軟件啊什麼的,而是比這些在深入點的東西。

那麼,精算師的硬技能是什麼呢,或者用國外常見的問法,精算師的工具包裡都有什麼東西?其實你細數起來,會發現,精算師用的數學並不高深,用的軟件也沒什麼出奇的地方(有很多專業的精算軟件,但是很多諮詢類的精算師賴以生存的軟件仍然是MS Excel )。我去年的一個客戶,是一個再保險經紀公司的senior VP,他在見到我的第一天,就直言不諱地說,“我是個傳統的精算師,我只用精算考試中學到的模型,也只會用Excel。” 他說這個的時候底氣很足,不是那種露怯的語氣。那麼,如果模型和軟件都不是他依賴的基礎,那他對自己的自信來自何處呢?或者說,如果精算師會的模型其他人也多少了解,精算師用的軟件更是不能再平常的Excel,那麼,是什麼區別了精算和其他職業呢?

我給出的答案是,區別來自於精算的思維方式。精算師重新構造一個陌生的問題,讓它變成一個精算師習慣的問題,然後加以處理。其實,前面那句話對很多職業都是適用的。同一個問題,會有不同的視角,而基於不同視角,也有不同的解決方法,當然,你可能會發現,不同的解決方法,都用到了一些基本的數學和軟件……這麼說可能有點抽象,我再舉個例子。

我有經濟學的學習背景,所以很多時候,我的第一思維框架仍然是經濟學的。一個多月前,Tokio Marine 在百慕大的子公司的CRO 來我們公司,討論聊capital allocation 的問題,隨行的還有一個有數學背景的中國人。討論同一個問題的時候,那個數學專業的中國人,更多的關注結果的唯一性,穩定性等抽象性質; CRO 更貼近實際些,說“我們要求結果穩定,是因為如果稍微變化一下保單風險,結果就會變化的模型,對於underwriter 來說是counterintuitive的。”並且基於underwriter覺得合理的一些前提(即所謂的conventional wisdom),表達了自己做模型的思路。當他們問到我的想法的時候,我的第一反應是經濟學的,所以問瞭如下問題“一個企業,是靠'看得見的手'來將capital 分配到各個line的,所謂看得見的手,自然是管理層、underwriter 的個人判斷和決策。那麼如果這一切由市場這個看不見的手來處理,結果會怎麼樣呢?看不見的手給出的那個答案,會不會就是一個穩定的解呢?”

從上面的這個例子,我們可以看出,同樣的一個問題,不同的人思路截然不同,你可以從數學性質出發,可以從傳統智慧和直覺出發,也可以像我一樣,從一個很奇怪的問題出發。

再舉一個例子,當所有人都在研究portfolio optimization 的時候,精算師發出了質疑的聲音:你們只考慮asset,沒考慮liability的變化,我們應該二者共同管理。這也就是後來的asset/liability management和surplus management,這些技術,如今仍然在壽險公司裡應用最廣。為什麼是精算師問出了這些問題呢?很大原因是因為,精算師是處理liability 的專家,所​​以,他們在自己的框架下,自然想到了在asset 上加入liability。假如,行業裡最先發展出來的,是liability optimization 的理論,或許在這個框架下加入asset management 的,就不是精算師,而是對asset更熟悉的職業人員了。

所以,回到之前的關於硬技能的話題,我覺得,和精算相關的模型啊軟件啊都是基礎,只要是從事精算行業的,就必須要會。會了也沒什麼可炫耀的。最重要的,是知道什麼時候、該怎麼用這些基礎,甚至把自己的框架和其他職業的框架結合起來。其實,其他行業的人,很多時候是很open 的,因為他們沒有強烈的職業或者群體歸屬感,見到好的就用,不會猶豫。比如quant 們給MBS 的prepayment risk 定價的方法,就是精算方法。行業裡很多被稱為top-down 的方法,都有個別名叫actuarial approach,這就說明,大家在從精算這個行業裡汲取知識(當然我們也可以說這是精算行業對大家的貢獻……)精算師一般來說,因為有共同的title,所以歸屬感比較強,可能不太容易接受別人的好方法。但是,我們也能看到,精算界正在努力學習其他職業的理論和模型,例子我下面再舉。

另一個我覺得的重點就是,很多理論的創新,其實是由實務推動的,而不是精算師或者quant 或者CFA 們自己埋頭研究出來的。舉兩個例子,在很多經濟學家還在埋頭研究怎麼樣設計承包合約,才能激勵合約雙方時,周其仁教授發現,農村的承包合約裡,已經包含了很多先進的條款了,比如對長期合約,保護收入不受通脹侵蝕,農民們用黃金或者一攬子貨物做等價物。這都是實際交易當中人們產生的智慧,而不是做模型的人的創意。另一個例子和精算有關,上個世紀後期,保險公司開始在傳統的年金產品中加入GMDB/GMIB 等等provision,這也推進了精算師學習option pricing technique(這也是精算師在學習別人的例子。 )

 

資料來源:煉數成金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在此對話中的人們

Popular Tags

每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