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tcoin Cash( BCH )正在慢慢淡出主流圈子。

三年前, BCH 在一場擴容之爭中誕生,一度成為唯一能跟 Bitcoin 抗衡的分叉幣。

三年後,Bitcoin 距離重回當年高位可謂是一步之遙,而 BCH 卻在兩場源於社群分歧的硬分叉升級中大傷元氣,從歷史高點暴跌逾 94% ,難以再復昔日人氣和輝煌。

延伸閱讀:灰度|助攻BTC衝上18,000美元!Grayscale增持3,812顆比特幣、管理規模突破100億鎂

爭奪戰捲土重來,「冠名權」花落誰家?

時隔兩年, BCH 再次上演硬分叉大戰。

只不過,這一次分叉則是源於 IFP (基礎設施融資計劃)引發的社群內部矛盾。

2020 年 11 月 15 日 22 時 13 分, BCH 順利達到區塊高度 661647,由幣安礦池出塊,隨後在 661648 高度分叉為 BCH N(Bitcoin Cash Node)和 BCH A(Bitcoin Cash ABC)兩條鏈, BCH N 首個區塊由螞蟻礦池挖出。

隨著分叉再至,新一輪「 BCH 」冠名權爭奪又開始了。

儘管在此前的算力之爭中, BCH 的真正繼位者落到 Bitcoin ABC 手裡,但從目前來看,處於輿論和支持率優勢的 BCH N 取得冠名權的機率卻相對較高。

在支持率上,從目前來看,雖然幣安、OKEx 等交易所均等根據價格或社群支持的方案來命名 BCH ,但 Coinbase、Kraken 等已公然站隊 BCH N,且還聲稱一旦硬分叉完成,Coinbase .com 和 Coinbase Pro 將不支持 ABC 分叉幣的發送和接收。同時,imToken 等錢包已默認選擇 BCH N 方案;此外,ViaBTC、BTC.TOP、F2Pool 等礦池紛紛宣布支持 BCH N 社群。

在算力上,據 Csah.coin 顯示,在 1,000 個區塊中,有 853 個區塊都在使用 BCH N 節點進行挖礦,而 Bitcoin ABC 無人挖出塊。

 

(source:Cash.coin)

從雙方過於懸殊的實力來看, BCH N 贏得「 BCH 」冠名權的機率似乎更大。

然而, BCH N 真的能挑起大任嗎?

在過去三年裡,Bitcoin ABC 擁有較高開發權,而其豐富的開發經驗也使 Bitcoin ABC 從未出現嚴重的安全事故,絕大部分的用戶所使用的節點客戶端也均是其開發的。

而 BCH N 的開發能力目前仍處於未知,若其無法順利完成長期維持 BCH 網路開發任務,屆時 Bitcoin ABC 是否會重新俘獲礦工和市場的「芳心」也存在著一定的可能性。

但就現階段而言,Bitcoin ABC 處於進退兩難的境地。一方面,作為引起此次分叉的直接原因, 一意孤行推行 IFP (基礎設施融資計劃)或將帶來網路安全等一系列問題;另一方面,隨著越來越多礦工轉向 BCH N,Bitcoin ABC 鏈存在被逐漸拋棄的可能性。

不過,究竟誰能笑到最後,答案只能暫且留給時間。

分叉之爭緣何再起?

回顧 BCH 的發展歷程,似乎都離不開分叉。

比特幣網路的擁堵問題由來已久。

2017 年,在比特大陸吳忌寒的強有力的支持下,擴容方案的支持者們從比特幣網路中分叉出了 BCH 。而自誕生以來, BCH 社群與比特幣社群「隔空開戰」時有發生,這也使得 BCH 一直爭議不斷。

2018 年, BCH 上演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日燒千萬的算力大戰。

彼時,以吳忌寒為首的 BCH ABC 與以澳本聰 CSW 為代表的 BCH BSV 發生了關於客戶端運行版本之爭,為了掌握 BCH 的發展方向和控制權,雙方挑起了火藥味十足的算力爭奪賽。

延伸閱讀:比特幣現金完成硬分叉!—— 吳忌寒 vs. 澳本聰 – 過程實錄

而這場難分伯仲的算力比賽,最終以吳忌寒團隊的勝利告終, BCH ABC 繼續主導著 BCH ,而 BCH BSV 則分叉成為了 BSV。

2018 年 11 月 16 日,吳忌寒發布推特表示:

祝賀!在這個新的區塊之後 BCH 社群中將不會再有搗亂分子!

但好景不長, BCH 社群再鬧不和。

「 BCH 苦 ABC 久矣,是時候需要做出改變了。」Viabtc 創辦人楊海波今年 8 月提出要分叉新的幣 Bitcoin Cat。

不過,楊海波提出,就算是分叉,也要到 11 月份。

根據每半年進行一次硬分叉升級的系統設定, BCH 於 2020 年 11 月 15 日迎來第 7 次硬分叉協議升級。

但由來已久的社群內部矛盾也注定 BCH 將走上了分叉之路,即便沒有 Bitcoin Cat。在此輪硬分叉升級中, BCH 主開發團隊 BCH ABC 主張寫入 IEP,這個提議遭到了社群的強烈反對。

實際上,為了保證足夠的獨立性和去中心化, BCH 基本不接受商業性質投資,所有的開發工作都是開發者自願進行的。儘管曾舉行過多次募資,但與比特幣、以太坊等項目的開發資金相比,簡直小巫見大巫;而隨著 BCH 系統的不斷擴大,工作量的持續上升,資金緊缺的窘境使得志願開發者的壓力越來越大。

例如, BCH ABC 的核心開發者核心開發者 Amaury Séchet 曾多次表達了對開發者現狀的不滿,他甚至還表示,Bitcoin ABC 已經給礦工帶來 10 億美元的收益,如果我們的新版本挖礦軟體讓礦工們把收入 100% 貢獻給 ABC,也沒什麼問題。

而 BCH ABC 堅持主張的 IFP 是個資助開發團隊的計劃,該計劃提議將為期 6 個月的 BCH 區塊獎勵,按照 8% 的區塊鏈採礦獎勵用於投資 BCH 軟體和公共設施。

也就是說, IFP 強制要求所有 BCH 礦工讓出更多利潤捐助開發者們,這也是礦工們所不想看到的。

值得關注的是,在區塊獎勵減半、礦工稅、 BCH 價格停滯不前等情況下,由於 BCH 挖礦算法與比特幣一致的情況下,很難保證礦工們不會為了更高利益而轉向比特幣網路。

尤其是當前比特幣價格的暴漲又進一步拉升了礦工們的盈利空間。

反對聲下,Bitcoin ABC 終妥協

一石激起千層浪, IFP 提案引起了大部分社群成員和礦工的反對,他們認為該提案嚴重違反了去中心化的願景,離比特幣的初心越來越遠。

其實,早在今年 1 月,萊比特礦池江卓爾率先在發表的《 BCH 的基礎設施融資計劃》一文中聲稱,計劃在今年 5 月份的升級中增加一項提案,即 BCH 未來 6 個月區塊獎勵的 12.5% 捐贈給開發者。

不配合的 BCH 礦池,孤塊你們喲!

該提案還得到了吳忌寒、楊海坡和比特幣耶穌 Roger Ver 的支持,而這些提案支持者的所控制的礦池佔據著逾一半的總算力,擁有著非常大的話語權。

儘管如此,江卓爾的「礦工稅」提案還是未能在今年 5 月的升級中順利實現,且還受到絕大多數的礦工的極力反對,甚至以太坊創辦人 Vitalik Buterin 還接連發布數條推文稱這是強制性的軟分叉。

這部分反對者認為, IFP 降低了 BCH 的網路安全性,只有充足的獎勵,才能促使礦工們積極參與排除 Bug、軟體漏洞等工作,以確保網路的安全性;同時,Bitcoin ABC 在眾多反對聲中仍堅定支持 IFP ,甚至聘請「業務發展經理」以改善外界對 IFP 的立場,已經讓不少人對其失去信任。

IFP 成功推行將有失公允,原因在於 Bitcoin ABC 還保留了 IFP 的協議,毫無疑問會成為受益最大者。

為此,曾參與 2017 年 BCH 分叉、 BCH 早期開發者 Freetrader 選擇自立門戶,與 Bitcoin Unlimited 和 Electron Cash 在今年 2 月發起了無 IFP 版本的Bitcoin Cash Node( BCH N),並獲得了眾多礦工們、社群和用戶的青睞。

今年 8 月, BCH N 支持者 NilacTheGrim 聲稱, BCH N 已獲得中國大型礦池支持,開發資金充足,且已獲得 Reddit 平台 60% 礦工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江卓爾也選擇「倒戈」,轉而支持 BCH N。

他表示:

開發組&域名不是 BCH ,社群才是 BCH 。

即使您是主要的開發團隊,您也不能違反社群的共識,否則將被社群拋棄。

在多次調和後,Bitcoin ABC 選擇「妥協」。

11 月 6 日,Bitcoin ABC 在公告中稱分叉後將支持 BCH N 和 BCH A 兩條鏈。

也就是會說,Bitcoin ABC 放棄了對 IFP 基礎設施計劃捐贈的堅持,給予了用戶自由選擇的權利。

飲鴆止渴還是續命良藥?

從以往 BCH 分叉來看,似乎每次分叉都伴隨著較大的價格波動。

2018 年 11 初,伴隨著吳忌寒和澳本聰的算力大戰, BCH 價格從 400 多美元漲至 630.7 美元後,開始一路暴跌至近 79 美元,跌幅達 87.4%

與此同時,此次分叉也導致了比特幣在在內的其他主流數位貨幣猛然暴跌;2020 年 11 月 15 日,受硬分叉升級的影響, BCH 價格從 255.5 美元下跌至最低 235.9 美元,跌幅達 8% 。

可謂是「神仙」打架,投資者遭殃,分叉這種社群爭議解決方式的結果最終還是由投資者買單了。

但 BCH 分叉的影響力正在逐漸減弱,相比於 2018 年賺足了業內眼球的算力對決,今年的硬分叉有些許冷清,並未出現大規模的關注和熱議,且對加密市場的影響微乎其微。

有投資者告訴筆者:

這次 BCH 分叉已引不起任何波瀾了,市場上並沒多少人關注。那些持有或是未持有 BCH 的或多或少都對它失去興趣,甚至是已經失望了,畢竟誰能保證未來 BCH 是否還會繼續上演屠龍勇者終成惡龍的故事?

確實,每每遭遇危機, BCH 都選擇用分叉來解決問題,但這種方式真的具有長久性嗎?

以第二次硬分叉升級為例,若 BCH N 贏得此次勝利,雖然短期內解決了一定的矛盾,但依舊未能真正解決開發團隊資金緊缺的問題,未來又能否保證不再出現下一個「 BCH A」?

說到底,分叉只能解「近渴」,解不了遠慮,這種解決方式成本實在太高,不僅會損耗生態力量,也不利於社群的長遠發展。

雖然分叉是解決永久性分歧的方法之一,但不能成為唯一手段,否則無止境的分叉何時休?

至於 BCH 未來究竟如何發展,這將是各個開發團隊和社群亟待思考的問題。

 

轉貼自READ MORE ARTICLES FROM: BlockTempo 動區

若喜歡本文,請關注我們的臉書 Please Like our Facebook Page:Big Data In Finance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 找不到回應
Powered by Komen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