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9 日,市場上傳聞已久的消息終於塵埃落定,Coinbase 官方宣布將於 2021 年 1 月 20 日起暫停 XRP 交易。至此,在 SEC(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大棒揮舞之下,已經有 Coinbase、 Bitstamp、幣安美國站 (Binance US)等主流交易平台相繼宣布將下架 XRP 交易,XRP 似乎進入艱難時刻。

1. XRP 下架潮洶湧而來

多米諾骨牌效應還在持續中,這一切的風暴都起源於 12 月 22 日,SEC 起訴 Ripple 及其高管違反證券法——非法發行證券。自 2013 年以來,在未註冊的發行中出售了超過 146 億枚瑞波幣,價值 13.8 億美元,卻未曾在 SEC 註冊。雖然還沒有進入訴訟階段,但 SEC 的調查對市場來說肯定是明確的利空,Ripple 對此倒也反應強硬。

其針對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對其提起的訴訟發表聲明稱,將在幾週之內作出回應以解決未經證實的指控:將在法庭上進行辯護,以最終使美國加密貨幣行業更加清晰。SEC 的這一行動不僅與 Ripple 有關,而且是對美國整個加密行業的攻擊,影響了無數與公司沒有聯繫的 XRP 散戶持有者,給市場帶來了更多的不確定因素。

即便 SEC 起訴 Ripple 違規出售 XRP ,並獲利的首次審前會議將定於 2021 年 2 月 22 日舉行,但事件仍在不斷發酵,Coinbase 甚至因「非法」銷售 XRP 遭客戶集體訴訟。

延伸閱讀:瑞波官司餘震!eToro 即將關閉 XRP 交易、Coinbase 遭控販售 XRP 面臨「集體訴訟」

也正是受此影響,Coinbase、Bitstamp、幣安美國站 (Binance US)等主流交易平台,相繼宣布將下架XRP 交易,Bitwise Asset Management 的 Bitwise 10 加密指數基金等加密總產管理,公司也已清算其 XRP 頭寸。

未來如果 SEC 和 Ripple 之間的「戰爭」持續下去,勢必會有更多的交易平台下架 XRP,所以二級市場層面XRP 從前期高點一路下跌,一度跌破0.2 美元,一副大勢已去的姿態。

那麼,被SEC 盯上之後,就真的無解了嗎?

2. XRP 注定不會是最後一個

其實在諸多數位貨幣項目裡,被 SEC 盯上的,XRP 不是第一個,也註定不會是最後一個。

最為大家熟悉的,無疑就是去年的 EOS 事件,不過同樣是被 SEC 盯上,但與 XRP 最終被多家交易平台陸續下架的糟糕情況不同,EOS 採取了身段極為靈活的處置方式,讓問題在還沒有大規模發酵之前就被平息了。

2019 年 9 月 23 日,SEC 與 Block.one 達成和解,Block.one 同意通過支付 2400 萬美元(罰款額佔其 Token 融資總額的 0.58%)的民事罰款,來解決 SEC 對其進行未經註冊的 Token 融資發行的指控,同時授予了其對未來業務的重要豁免權。這不僅意味著 Block.one ,及 EOS 在合規化的路上,畫上了圓滿的句號,高懸的政策「達摩克里斯之劍」也暫時得以解除,更從另一個角度為一眾陷入類似指控困境的項目提供了思路——態度積極,認罰過關。

Tezos 對此做了另一次確認,2020 年 3 月 23 日,Tezos 宣布其在長達兩年的法庭之戰後,選擇以 2000 萬美元解決面臨的訴訟問題。作為史上第一個、也是 EOS 之前規模最大的一次公開 Token 融資項目,Tezos 在 2017 年秋季通過了轟動一時的,首次 Token 融資發行,實現了 2.32 億美元的收入。

SEC 明年(2020 年)會非常缺錢, EOS、Tezos 的「花錢買平安」似乎也應證了 SEC 的執法思路——項目方的歷史融資等行為,存在法律上的監管把柄,基本上市場都有共識。

只要出手多可以一擊必中,同時一旦選擇出手,也必是可以重罰的知名(有錢)項目。所以「創辦人賣 Token 成首富」的 Ripple,似乎被盯上的邏輯也就說得通了。

延伸閱讀:深度|71頁 SEC起訴書解析「Ripple坐莊幕後」:拉攏機構出貨、製造利多拉盤

從這個角度講,目前市場上同時滿足「有問題+有錢」的項目,似乎也並不太多,誰會成為 SEC 的下一個狩獵對象?

也就在最近,SEC 向加密對沖基金 Virgil Capital 下達資產凍結令,指控基金創始人 Qin 誤導投資者,將他們的錢投資於一種加密交易算法,該算法從交易平台之間的價格差異中獲利,該交易算法用於 RenVM “ 暗節點”網路碎片化處理跨鏈交易訂單。

SEC 大棒揮舞之下,2021 年註定還會有更多的項目方被盯上,也注定會有不少「周瑜打黃蓋」的戲碼重複上演。

3. 「監管」區塊鏈

不過,對和監管打交道搞「拉鋸戰」而言,Tether 無疑是經驗豐富且「戰績尚佳」的老前輩了。

作為加密世界最大的一隻灰犀牛之一,2017 年 Tether 就收到了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的傳票,但其並沒有停止發行新的 USDT。

後續紐約總檢察長辦公室(NYAG)拿出實際的調查結果,稱 Bitfinex 利用 Tether 為自己提供貸款,以掩蓋其 8.5 億美元的財務漏洞,但 USDT 依舊是增發、增發、增發。

即便遭遇了 2018 年 10 月 15 日,那次「空倉也被割」的信任危機,USDT 也依然憑藉「大而不能倒」的姿態活了下來,甚至 2020 年瘋狂增發,進一步與市場深度綁定。

12 月 30 日,加密數據網站 CryptoQuant CEO 就表示,如果 SEC 的下一個目標是 Tether,那麼將給本輪牛市帶來嚴重打擊。目前市場嚴重依賴 USDT,在這種背景下,最近大火的算法穩定幣似乎提供了另一種思路:

類似 USDT 這類抵押錨定模式的穩定幣,終歸還是依賴中心化的發行方(即便第二代穩定幣 DAI 也不得不一定程度地犧牲去中心化,在抵押資產中引入中心化資產以保證穩定性)。

這就注定了其在監管面前的脆弱性,對去中心化屬性的加密市場而言,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去「監管」的穩定幣也慢慢成為剛需。

延伸閱讀:USDT是下個瑞波?Messari : Tether是市場的最大威脅,「生死交關」的 2021年關卡將至

而算法穩定幣相比於傳統 USDT、USDC、DAI 等不同類型的幾代穩定幣,最大的區別就在於,其完全拋棄了抵押錨定模式,而只是通過市場供需關係建立貨幣體系,沒有具體的中心化發行方。

也正因如此,算法穩定幣在「去監管」角度可能也代表了一種特定的市場需求——在 USDT 等目前佔據的主流市場之外,長尾效應下逐步蠶食空出來的市場份額。

不過像 ESD 當下也只有不到 4 億美元市值,總體算法穩定幣的市值都很小,還只是小眾的試驗,能否真正挑戰中心化發行的穩定幣,仍未可知。

4. 小結

加密數位貨幣項目作為一種附帶金融屬性的技術創新,得益於其自身無許可、高流動性等特點,從投資角度而言本身就是高風險的行為。

但截至目前,說實話整個市場仍是一片亂象叢生的草莽狀態,對項目的甄別、投資完全是「賭大小」式的博弈——不止項目願景自由發揮,連後續開發實現進度也都幾乎看項目方的人品,沒有有效的監督制約。

這也是行業跑路、騙局亂象叢生的根本原因。不過在早期其實可以理解,畢竟很多顛覆性的創新早期都是遊走在灰色邊緣。

而加密數字貨幣市場和區塊鏈將來要進一步體量膨脹,得到更大範圍的認可和參與,那一定程度的監管和規範也是早晚的事,「監管」區塊鏈,未來可能會成為常態。

 

轉貼自READ MORE ARTICLES FROM: BlockTempo 動區

若喜歡本文,請關注我們的臉書 Please Like our Facebook Page:Big Data In Finance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 找不到回應
Powered by Komen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