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克里斯·斯金納(Christ Skinner)的《數位銀行(Digital Bank)》中的觀點,數位銀行區別於傳統銀行的關鍵在於,無論是否設立分行,都不再依賴於實體分行網絡,而是以數位網絡作為銀行的核心,借助前沿技術為客戶提供在線金融服務,服務趨向定制化和互動化,銀行結構趨向扁平化。

當前,全球的傳統銀行和科技公司均加快戰略佈局,以科技賦能金融服務創新,發展數位銀行,這將有利於提高金融服務可得性,增加用戶對金融服務的獲得感,以及提高金融服務滿意度。

數位銀行的發展主要經歷了三大階段

第一個階段: 銀行自動化

十九世紀七十年代花旗銀行就開始使用ATM解決用戶一部分日常事務。它利用磁性代碼卡或智能卡實現金融交易的自助服務,一定程度代替銀行櫃面人員的工作,減少了人力成本,提高了交易效率。

第二個階段:銀行電子化

伴隨著互聯網和移動電子設備的興起,傳統銀行開始展開線上銀行業務,電子銀行被廣泛使用。無論是網頁版的電子銀行,還是基於移動手機開展的在線銀行業務,從最初的在線轉賬、查看結算單和電子賬單支付,到如今形成日漸豐富的功能,如在線購買理財,借款等。在這個階段,數位銀行參與主體主要還是以傳統銀行機構為主。

第三個階段:銀行數字化

此階段參與的主體從傳統銀行機構,範圍擴大到科技公司、互聯網公司和傳統銀行。金融科技開始影響銀行業的發展,眾多銀行業務開始依託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雲計算、生物識別等關鍵技術開展。自2009年開始,包括花旗、富國銀行、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美銀、以及高盛在內的大型銀行開始向金融科技領域發力,先後在支付、借貸、財富管理領域追加戰略投資。我國國內的大型銀行也紛紛加快在金融科技領域的佈局。科技公司而言,如騰訊發起的微眾銀行和阿里發起的網商銀行,作為首批的五家民營銀行之一,代表了科技公司以科技賦能金融業務,直接進軍銀行行業,成為數位銀行的主要參與者。

 

 

 

數位銀行世界各地的發展現狀

數位銀行在全球各地區的理念相似,但在稱謂和具體操作層面存在一定的區別。例如,如上文所提,香港將數字銀行稱為虛擬銀行,即主要透過互聯網而非實體分行提供服務的銀行。而美國則將數字銀行稱為Neo Bank,通常是指以科技服務商的形式與傳統銀行合作的金融科技公司,為用戶提供純線上、容易獲得的銀行服務;英國的數字銀行被稱為挑戰者銀行(Challenger Bank),目前已有多家取得政府下發的牌照,正以其便捷、流暢的數字銀行服務推動著銀行業的革新。下文中,筆者將對一些典型國家和地區的數字銀行發展現狀進行具體的分析。

1.香港:鼓勵設立虛擬銀行

2017年9月,香港金融管理局公佈了關於智慧銀行(Smart Banking)發展的七大措施,以協助香港銀行體系把握銀行與科技結合帶來的龐大機遇,其中一條舉措就是推動設立虛擬銀行。2018年2月,金管局發布了《虛擬銀行的認可》指引(徵求意見稿) (Public Consultation on“Guideline on Authorization of Virtual Banks”),鼓勵相關符合條件的主體在香港設立虛擬銀行[2]。2018年5月30日,金管局正式發布《虛擬銀行的認可》指引修訂本。指引中將“虛擬銀行”將虛擬銀行的經營主體從“金融機構”放寬至“銀行、金融機構及科技公司”,並提出設立虛擬銀行的目的是促進普惠金融,一般以零售客戶和中小企業為服務對象。同時,虛擬銀行也能為銀行客戶提供新體驗。該指引從虛擬銀行所有權、持續性監管、實體網點、科技風險、風險管理、業務計劃、退出計劃、用戶保護、外包、資本要求等方面為申請人提供了指引,其各項關鍵要求如下表所示。

 

 

表2:《虛擬銀行認可》指引關鍵要求

儘管該次發布的新指引相較於2000 年的舊版本,對於虛擬銀行所涉及的方方面面的考慮已經更為周全,但在配套法規和基礎設施方面,筆者認為還存在著來自現實的挑戰。

①數位銀行的交易量和交易頻率有可能會隨著營銷活動而劇增,因此需要同業支付系統及徵信公司等基礎設施的支持。公共系統應當設立相應的服務水平協議(Service Level Agreements, SLA),並提供API接入和7/24小時的服務以滿足虛擬銀行的業務需求。

②遠程開戶作為虛擬銀行業務的重要環節之一,目前業界尚未有人臉識別相關的行業標準。金管局應當關注相關標準的建立,以及第三方對FAR/FRR(False Acceptance Rate/ False Recognition Rate) 等重要指標的可觀評估,以促進機構間的安全和公平。對此金管局稱,目前已推出“銀行易”措施,成立內部專責小組,負責識別及簡化有關客戶遙距開戶或以數碼方式開戶的監管規定。

③由於虛擬銀行所有業務僅在線上渠道開展,網絡安全和欺詐問題也成為了虛擬銀行所面對的挑戰。金管局應與相關政府機構合作應對,建立適當的機制以便迅速解決這些問題。

④香港的《個人資料(私隱)條例》對於個人數據保護有著非常嚴格的要求,後續若虛擬銀行需要調用用戶歷史數據用以新業務的開展,可能會有悖於條例的規定。對此,金管局可與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溝通協商,並給予虛擬銀行適當的指引。

值得一提的是,在虛擬銀行牌照尚未頒布之時,中信銀行(國際)依托原有銀行牌照,發布了香港首個接受遠程開戶的銀行APP——inMotion,其提供定期存款、兌換外幣、匯入匯出款項、查閱戶口、電子結單及通知書等服務。inMotion採用人工智能、光學字符識別、人臉識別及活體檢測等多種技術,滿足金管局對KYC方面的嚴格要求。據香港媒體報導,信銀(國際)稱其來自互聯網銀行的業務每年增長30%,若本次inMotion的嘗試成果顯著,則會整合現有34家實體分行業務。他們表示目前正在就虛擬銀行事宜與金管局進行磋商,但是否提出申請並未明確表態。

 

 

表3: inMotion APP

2.韓國:時隔23年再發銀行牌照,支持數位銀行成立

近年來,韓國也著力於發展數位銀行。2015年6月,韓國金融服務委員會宣布支持互聯網銀行的成立;2016年12月,由韓國電信(KT)聯手多家公司共同發起的K Bank獲得了韓國金委會頒布的銀行業務牌照,成為韓國第一家互聯網銀行,這是韓國23年之後再次下發新的銀行牌照;次年4月,韓國通信軟件公司KakaoTalk也獲得了銀行牌照,成立Kakao Bank。值得一提的是,阿里巴巴和騰訊都參與了韓國互聯網銀行的投資,其中螞蟻金服以技術股東參股K-Bank,為K-bank提供移動支付、雲計算、大數據技術以及安全風險經驗;騰訊則是Kakao Bank 的第二大股東,持有4%的股份。

K-Bank 和Kakao Bank 都以中小企業與普通民眾為主要服務對象,致力於發展韓國當地的普惠金融,經營業務包括存款、線下ATM 機取款、貸款、信用卡、理財和外匯等。與中國的微眾銀行類似,Kakao Bank背靠韓國國民聊天應用Kakao Talk,擁有大量社交數據用以評估客戶信用,並且能夠提供與KakaoTalk聯動快捷匯款服務(含海外匯款),截止2018年1月,開戶人數已超過500萬,佔韓國經濟流動人口的18%。

 

 

 

表4:K BANK APP

 

 

 

表5:Kakao Bank APP

3.美國:“Banking-as-a-Service”的數位銀行

與亞太的情況不同,美國並沒有發放專屬的數位銀行牌照,近年來紛紛成立的互聯網銀行,或者說“Neobank”,其實是運營著銀行業務的科技企業。這些公司往往與具有銀行牌照的傳統銀行合作,客戶的賬戶由銀行代為管理,科技公司則作為技術提供商開展數字銀行業務。這種運營模式被稱作“Banking-as-a-Service(BaaS)”。

以Moven為例。Moven本身不具備銀行牌照,但它與傳統銀行CBW Bank合作,提供完全基於移動手機開展的銀行業務。Moven成立於2011年,是美國的一家手機金融服務商。它有自己的一套信用系統(CRED信用評分系統),可基於用戶的財務狀況、社交活動和客戶價值去形成分數,從而決定各項手續費、利率水平以及新產品/服務優先體驗。除此之外,Moven還提供了智能理財MoneyPulse和MoneyPath功能,能夠直觀地呈現用戶消費行為的情況及變化。雖然Moven不是銀行的身份,但基於它所提供的功能及業務模式,我們認為Moven充當了數位銀行的角色。

 

 

 

表6:Banking-as-a-Service (BaaS) 模式

除了Moven以外,美國還有SimpleBank、Go Bank等數字銀行,它們各自有自己的目標群體和特色功能,都是以金融科技企業+合作銀行的模式運營的。通過這種方式,初創的金融科技企業能藉助合作銀行建立起客戶對其的信任,另一方面,傳統銀行則能通過金融科技業務開展更多的創新業務,拓展自己的市場空間。然而,Moven似乎也在為尋求新的運營模式蓄力,據外媒稱,Moven目前正在與一些資產負債表健康的小銀行接觸,意在收購這類銀行以此獲取銀行牌照。也許在不久的將來,Moven能夠完完全全成為一家互聯網持牌銀行。

4.英國:“Banking-as-a-Platform”的數字銀行

英國互聯網銀行發展的繁榮程度並不遜於美國,不同的是,英國的大部分互聯網銀行,或者說“挑戰者銀行(Challenger Bank)” ,都獲得了英國金融行為監管局(FCA)頒發的銀行牌照(限制牌照或全功能牌照)。從牌照層面上看,雖說政府在牌照獲取上給予了一定的支持和便利,但牌照性質上,挑戰者銀行與傳統銀行並無不同,都需要接受相同的監管要求;從運營模式上來說,挑戰者銀行不同於傳統銀行,僅通過智能手機開展業務,不設立任何線下網點。

英國境內已有Monzo、Starling、Atom、Tandem、Revolut等多家互聯網銀行,他們都通過自己的策略取得了FCA下發的牌照。Atom、Starling在成立初期,先在獲得監管部門批准的情況下發行儲蓄賬戶(Savings Account)或中小企業貸款(SMB Lending),以獲得客戶、累計資產,在達到一定的標準之後FCA予以頒布牌照。

而另一批銀行如Monzo、Revolut,在進入市場之初僅推出預付卡(Prepaid Card) 或作為電子貨幣發行服務商(Electronic MoneyIssuers) 進入市場,並未提供賬戶功能。這樣的策略幫助它們快速進入市場,建立客戶基礎,也為後來獲得銀行牌照奠定了基礎。

 

 

 

表7:Banking-as-a-Platform (BaaP) 模式

目前,這些挑戰者銀行除了運營自己的銀行業務,也開始與一些金融科技公司合作,拓展它們的業務範圍。例如Starling正在跟數字財富管理公司Moneybox合作,Starling的客戶存入賬戶的存款將會部分用於Moneybox的理財產品購買。除了財富管理公司之外,挑戰者銀行還在積極與保險科技、貸款科技等其他金融科技公司合作,以提供給客戶更加豐富的金融服務,逐漸向“Banking-as-a-Platform(BaaP)”的運營模式發展。

2018 年1 月,PaymentsServices Directive (PSD2) 在歐盟範圍內正式生效推行,PSD2中要求歐洲銀行把支付服務和相關數據開放給特定支付市場的參與者,降低支付服務新創業者進入市場的門檻( 即Open Banking)。這表明該條例允許第三方安全地訪問銀行客戶的賬戶數據,意味著更多的金融科技企業能與銀行建立聯繫,也給挑戰者銀行的未來帶來了更多可能性。

中國數位銀行的發展

中國(大陸地區)的數字銀行市場中有兩類參與者:一類是傳統銀行,以建立直銷銀行為代表;另一類則是近幾年剛獲批的民營銀行,其中不乏以純互聯網形式運營的銀行。這兩類銀行都以互聯網作為業務開展的渠道,同樣倚重前沿技術滿足監管需求、增加業務的多樣性,為銀行業注入了新鮮的血液。

1.直銷銀行

直銷銀行的誕生,源於傳統銀行順應和融入互聯網發展趨勢,開始圍繞服務方式和銷售渠道進行數字化轉型。用戶可以通過直銷銀行在線完成客戶信息註冊、銀行卡綁定、開戶和投資理財等金融服務。

通常來說,直銷銀行作為傳統銀行的一個部門或事業部存在,少部分以獨立子銀行的形式開辦,其中後者在業務範圍方面與傳統銀行稍有不同。如中信銀行與百度發起的百信銀行,在銀監會發布的批文中,就限定百信銀行為有限牌照商業銀行,僅可在線上開展存貸、結算、債券、外匯、銀行卡、電子票據承兌與貼現等銀行業務。

根據中國銀行協會與中小銀行互聯網金融聯盟發布的報告,截至2017年8月,市場上以獨立直銷銀行APP為服務模式的銀行達105家,國內銀行(工商銀行:工銀融e行等)、股份製商業銀行(平安銀行:橙子銀行等)、城市商業銀行(北京銀行等)和農村合作銀行(堯都農商銀行等)都推出自己的直銷銀行品牌,通過互聯網完成線上線下融合的金融服務模式。

2.民營銀行

數字銀行的另一玩家⸺民營銀行,於2014年加入市場的競逐。自2014年開始,銀監會批准了第一批民營銀行。從設立目的而言,民營銀行可以認為是對現代銀行體系建立的一種補充和完善,相關的規章條例有《關於促進民營銀行發展的指導意見》(國辦發〔2015〕49號)和《關於民營銀行監管的指導意見》(銀監發〔2016〕57號)。在獲批成立的民營銀行中,有部分銀行選擇以純互聯網的形式運營,而這也成為科技公司入局銀行業的途徑之一。

案例1:

微眾銀行由騰訊發起成立,作為國內首家民營銀行和首家互聯網銀行,其利用大數據、雲計算和人工智能等前沿金融科技技術,為用戶提供了純線上、操作便捷的銀行服務。微眾銀行的主要客群為普羅大眾和小微企業,針對客群痛點提供小額便捷的貸款、存款、理財和支付結算等服務,促進普惠金融的發展。2015年5月微眾銀行推出微粒貸,從申請、開戶到借款、還款,全在個人手機上完成,不受時間和空間限制,操作極為簡單便捷。

案例2:

阿里巴巴發起的網商銀行同樣是一家互聯網銀行,其定位與微眾稍有不同,它的客群更多地聚焦於小微企業與農戶。其核心產品“網商貸”,圍繞阿里巴巴、淘寶、天貓等電子商務品台,向賣家推出淘寶貸款、天貓貸款、阿里貸款等產品,滿足賣家的融資需求。

案例3:

四川新網銀行由新希望集團、小米、紅旗連鎖等股東發起設立,定位為數據驅動的互聯網銀行。其依靠數據和技術來驅動業務運營,致力於為傳統金融“二八定律”中80%沒有享受到完善金融服務的消費者和小微企業提供金融服務。

發展數位銀行的建議與展望

在傳統金融機構轉型發展數字銀行的過程中,筆者認為,可從以下五大舉措進行數字化轉型。首先是製定基於建立數字化生態系統的戰略,做好頂層設計、總體佈局和客群定位;其次,以金融科技的前沿技術為基礎,為傳統金融產品賦予新的能力;再者,引進和培養數字化人才,並營造創新包容的企業文化和機制;第四,建立適應數字化運營的全面風險管理體系,合理利用用戶數據及前沿技術;最後,發展與合規並行發展,應利用技術提升安全系統性能與客戶保護(包括個人隱私保護)、反洗錢、客戶認證(KYC)等合規流程。

戰略層面做好頂層設計與總體佈局,精准定位用戶客群,完善數字化生態系統,對接其他金融生態夥伴(如保險、券商、智能投顧平台等)以及選擇生態體系核心合作夥伴(如金融科技公司)。未來的數字銀行可從單項業務突破,獲取種子客群,提升品牌知名度與公信力,在擁有發展較為穩定的拳頭產品後,可融合更多金融因素,探索多元化發展方向,從而轉向綜合化運營。

同時,建議商業銀行向互聯網/科技公司學習建立“以用戶為中心、小步快跑、快速迭代”的治理模式。但值得注意的是,數字銀行並不等同於APP銀行,相反,其需緊密依托線下的場景合作與商務洽談,從用戶的核心需求出發,將數字化的銀行業務與地面場景相融合,豐富銀行服務的場景。

技術乃為發展數字銀行的最重要的關鍵因素。以重點前沿關鍵技術如新一代IT基礎架構、大數據、人工智能、雲計算、區塊鏈、生物識別等技術,賦能傳統金融產品服務,如借助大數據挖掘與深度強化學習算法,實現千人千面營銷,深挖客戶價值;金融機構也可採用雲計算和分佈式處理架構構建新一代的金融核心基礎設施。最終的目標在於應用並提昇科技轉化能力和經營效率,降低成本,提升用戶滿意度。

數位化轉型離不開人才發展。一是需要根據自身數字化轉型目標不斷吸收人才,數字銀行的關鍵是在於金融依托科技支持強化並提升分析能力和服務效率,故金融與技術背景的人才缺一不可;二是要在內部建立起包容、鼓勵創新的組織文化,組織員工參與銀行數字化轉型的搭建,激勵員工以客戶視角重新思考客戶服務的流程,逐步實現對數字化轉型的認識和體驗;三是建立靈活的創新機制,鼓勵員工探索新的產品形態與商業模式,在試錯的過程中不斷吸取經驗教訓,為數字化轉型注入新鮮的血液。

同時,可參考互聯網公司建立起相應的員工激勵制度(如股權激勵等),最大程度地調動員工的積極性,鼓勵他們自發地投入數字化轉型的工作。內部管理方面,可根據需求靈活調整組織架構,提升敏捷性,建立實現扁平化管理。

根據互聯網業務特點,除了嚴格遵循銀行業監管要求,也需建立適應數字化運營的全面風險管理體系。合理運用多方數據,建立完備的風控模型,搭建完善的風險管理信息系統,將大數據、人工智能等前沿技術轉換為可實施的動態的風險管理能力,並在體制、制度和人才方面採取相應措施,保障風險管理的質量。風險處置層面,建議重視並推進金融科技的系統災備和應急體系建設,將應急演練常態化,建立第三方評估機制。在風險防範與內控層面,建議綜合採用軟硬件設施提高安全防禦能力,並對從業人員的業務與行為進行全方位監測與內控。

 

最後,在數位化轉型發展業務的過程中,需注意合規工作的開展以確保符合金融監管標準。建議以監管科技應對數字化銀行的發展,利用技術手段實現風險預警系統、防範反洗錢與欺詐行為、優化客戶認證(KYC)過程與提升安全信息管理,注重保護用戶隱私並遵守相關法律規定。

 

轉貼自: 華爾街見聞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 找不到回應

每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