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經濟學作家弗朗西斯・柯波拉(Frances Coppola)就表示,在過去十年,QE 政策其實推動了比特幣價格的上漲。柯波拉表示:

「量化寬鬆的做法是全面提高資產價格,其中包括比特幣這種新的資產型態」。

量化寬鬆(QE)不等於惡性通膨

由於 QE 間接等於政府印鈔救市,因此比特幣的信仰者常常抱持著 QE 等於惡性通膨的看法。但是柯波拉表示,這種想法是錯的。

聯準會在 2009 年至 2015 年之間進行了三輪量化寬鬆。標普 500 指數在這個期間上漲了 200% 以上。就連黃金這樣的經典避險資產,都在 2009 年至 2011 年從 800 美元上升到了 1,921 美元。更精確的說,自 2008 的金融危機以來,量化寬鬆讓全球的「私人財富」增長的 66%,大約是 166 兆美元。

「絕對沒有證據可以證明 QE 會導致惡性通膨。QE 是將投資者推向獲利更高的資產,而這個資產就包括比特幣。雖然比特幣的波動性高到嚇人,但卻可以帶來更高的收益。所以 QE 真正帶來的不是惡性通膨,而是資產泡沫化,包括比特幣。」

柯波拉說道。

這次量化寬鬆將推升比特幣價格?

eToro 的市場分析師西蒙・彼得斯(Simon Peters)認為,一旦世界的新冠肺炎的感染案例數量逐漸趨緩,投資人將開始注意比特幣等加密貨幣資產。

這種情緒來自於,雖著貨幣供給量的增加,投資人會開始思考「我的錢要放在哪裡?」。

「在這種情況下,持有現金是沒有用的,因為貨幣正在貶值失去購買力,那你覺得應該要現金購買何種資產?像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可能就會在這之中受益。」

根據坎蒂隆效應(Cantillon Effect),貨幣和信貸供應量的變化會透過相對價格變動對經濟產生深遠的影響。簡單來說,QE 並不會馬上推升「所有商品的價格」,而是像是在池塘裡丟下一個石頭一樣,一圈一圈的擴散。

整個過程會伴隨著「再分配過程」。先獲得貨幣的人會推動商品價格的上漲,而這個分配過程中,大部分先拿到貨幣的人得到了分配過程的好處,其他人則是必須承受通貨膨脹的苦果。

加密貨幣借貸平台 Celsuis Network 的首席執行長艾力克斯・馬辛斯基(Alex Mashinsky)就認為大眾普遍將比特幣視為「末日保險」。其原因就在於比特幣的總量限制。

阿凡提金融集團首席執行長的凱特琳・朗(Caitlin Long)就公開反對 QE 救市的做法。他認為大眾一直要求提高 QE 資金拯救市場,但是這種不斷回購的現象有一天會造成市場的流動性減緩。而且這次的 QE 在一天之內就用完了所有子彈。

朗接著表示,在上週崩盤後,這是她這幾年來第一次購買比特幣。她認為比特幣是一種資產,不是借條。他表示:「如果我不確定別人是某有能力償還,我寧願把這個借出去的錢拿去購買其它資產」。

不過她強調,她購買比特幣屬於個人行為,不是投資建議。

社群分析師:比特幣流通性差,資金暫時進不來

數寶交易所的首席分析師許崇恩表示,比特幣現在還是受限於入金渠道不完整、法規也沒有完善,因此資金暫時沒有進來加密貨幣的現象。

比特幣從誕生至今不過也才 11 年,雖然說過去受惠於 QE 讓比特幣的價格飛漲,但是在全球疫災未消彌之前,市場的資金應該會優先流動到黃金、美元、國債這種傳統的避險資產

目前全球都在印鈔救市,包括美國、澳洲、印度,甚至還有 IMF。但是比特幣的入金渠道不完整,加上流動性不好,我認為這些增加的資金暫時不會選擇比特幣這個資產。」

許崇恩總結道。

 

轉貼自: 動區

若喜歡本文,請關注我們的臉書 Please Like our Facebook Page: Big Data In Finance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 找不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