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數據分析公司 ByteTree 本月發表了〈比特幣價值趨動力(Bitcoin’s Value Drivers)〉報告,第四章由該公司共同創辦人兼投資長查理 ‧ 莫里斯(Charlie Morris)執筆,透過庫存流量比模型(Stock-to-Flow Model,S2F)解釋比特幣(BTC)產量與價格之間的關係。

庫存流量比模型是以資產的現有庫存或儲備量(stock)總額,除以資產的年產量(flow)總額。庫存與流量的比值越高,資產估值就越高,也就是以「稀少性」衡量資產價值。

化名PlanB 的分析師於去年 3 月將該模型套用到比特幣幣價分析,認為其通貨膨脹率(年產量)會大幅下降,而庫存流量比攀升。他依據模型預測,在今年 5 月比特幣第三次減半後的一、兩年內,其整體市值將上看 1 兆美元,推估比特幣價格則高達 55,000 美元。

根據動區上個月報導,在減半四個月後比特幣價格位於 10,500 美元附近,和上述預測落差很大。但 PlanB 仍在訪談中表示,請再給比特幣一些時間。

但至今比特幣價格還是不為所動,自 5 月減半以來,在 8 月短暫突破 12,000 美元後回落,目前在 10,900 美元上下。而莫里斯在 ByteTree 的報告中揭露了庫存流量模型失準的三大原因。

延伸閱讀:重磅:推特創辦人的Square買入「5,000萬美元比特幣」,幣價兩小時漲2.6%破10,900

S2F 缺失:過度強調年產量、供給面

一、供需失衡

首先,莫里斯認為,比特幣的價格並不符合經濟學的「供需理論」。在該理論中,市場的供需雙方都會進行調整,直到取得新的平衡。但他指出,由於比特幣供應量固定,因此價格高低將取決於「需求方」,而非代表供給方的庫存量或流量。

二、年產量的重要性減弱

此外,庫存流量比模型的另一個問題是過分強調每年新生成的幣,好像它們是唯一可供出售的比特幣一樣,但其實所有比特幣持有都能任意出售。

而且莫里斯指出,比特幣網路的供給量動態已經出現變化。目前比特幣進入了年產量遠小於庫存量的階段,因此年產量在市場價格方面的重要性也隨之下降

以比特幣礦工掌控的市值變化為例,由於其早期掌控了高達 50% 的比特幣市值,當然也能輕易影響價格;然而他們如今只掌控了約 1.7% 市值。此外,礦工手上還曾經掌控交易總額的 68%,現在也已經降至 3.9%。

比特幣礦工對市場影響力下降|來源:ByteTree

因此,莫里斯認為礦工作為年產量控制者,對幣價的影響力已經大不如前。

延伸閱讀:加密挖礦股大量買進!基金、券商巨頭「富達 先鋒 嘉信理財」續投礦業公司Riot、HIVE

三、忽略比特幣內在價值

最後,莫里斯看好比特幣是強大的數位網路,但庫存流量比模型忽略了它在實際應用層面的內在價值(intrinsic value),也是其一大缺失。

他在結論中寫道:

它(比特幣)是一種沒有利潤或執行長的科技股,但是具有很高的安全性、不斷增長的分配和應用範圍。

讓比特幣價格上漲或下跌的因素有很多,不過 S2F 並非其中之一。

 

轉貼自READ MORE ARTICLES FROM: BlockTempo 動區

若喜歡本文,請關注我們的臉書 Please Like our Facebook Page:Big Data In Finance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 找不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