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當數字革命到來——它怎樣影響我們?數字化圖書館將替代傳統圖書館,無人駕駛將替代人工駕駛,大規模網絡教育將改變傳統的教育體驗,數字化的資源對接平台將大幅提升物流、房產的匹配效率,數字化製造可以滲透到醫療...

 

 

當數字革命到來——它怎樣影響我們?

 

數字化圖書館將替代傳統圖書館,無人駕駛將替代人工駕駛,大規模網絡教育將改變傳統的教育體驗,數字化的資源對接平台將大幅提升物流、房產的匹配效率,數字化製造可以滲透到醫療、建築等多個方面,數字化烹飪可以讓做飯變得更加簡單,客廳的數字化將讓我們的生活充滿娛樂,數字化武器讓戰爭成本變得極低,數字化與空間技​​術的結合讓人類站在前人無法企及的高度來開發世界。

 

數字化思考——巨大創新背後的另一個審視邏輯

 

當我們沉浸在互聯網帶給人類林林總總的好處時,我們不禁疑問:網絡業會不會如同工業革命、電力革命,也正處在棋盤的第一半?與之相比,更加宏大的數據網絡、物聯網絡正在萌芽階段,將演繹下一個“棋盤的另一半”?而連接兩者之間的必要通路是:不遺餘力的將未被數字化的物體、商業流程不斷進行數字化,因而,審視與觀察邏輯可以建立兩條主線——一條是千行百業現有的數字化程度以及數字化的難度,另一條是數字化後的市場收益到底有多大?

 

網絡業的2015:愈演愈烈的大數據,拉鋸在O2O,變局在物聯網

 

BAT 都加速佈局大數據,從百度大腦、阿里雲、騰訊大數據的平台佈局到對優秀人才的爭奪。

 

“無處不在”的BAT 哲學,使得他們憑藉資本的力量幫助廣大的O2O 行業標準化與數字化,但這個過程難免經歷殘酷的市場洗牌,而參與到該輪戰役的不僅有已成功的互聯網企業,還包括諸多PE/VC 推動的創業企業。基於數據的物物聯網將會是未來行業的變局之數,這些領域裡,BAT 們也不再有先發優勢,創新將會層出不窮,儘管他們當下還不成氣候。

 

數字革命:當我們在棋盤的另一半

 

古老的故事,國際象棋與米

 

關於國際象棋與米的故事眾說紛紜,比較普遍的版本是:大臣發明了國際象棋,獻給了國王,國王為了獎勵他,讓他自己提出要求。大臣說,我只要一些糧食就夠了,在第一格里放一粒米,第二格里放兩粒,第三格里放四粒……直到把整個棋盤填滿,國王遂答應了他的要求,但是發現,結果竟是個整個國家無法企及的數字!

 

這個數字究竟有多大呢?通過計算如下,總粒數是2^0+2^1+2^2+…..+2^63=2^64-1=18446744073709551615。按照普通大米600 粒為50 克計算,總重量約為15311 億噸!按照目前世界糧食總產量20億噸左右計算,是將近800年的產量!再按照1立方稻米重0.75 噸計算,15311 億噸大約有20414 億立方,堆成長一米寬一米就是20414 億米高!赤道長4萬公里,那麼就可以繞51035 圈!

 

實際上,棋盤的第一半尚可以被滿足,因為該數學函數為2^(N-1),但棋盤的另一半在快速地將這個數字變得巨大,因為1-32 的冪指數基數尚小。

 

後邊的格子裡邊的數字33-64,讓該組數字變得巨大無比。

當我們看待棋盤的前一半時,我們已經驚詫於它的威力:指數高速增長,後續單位總是比前邊大1 倍,最終的棋盤格和第一格相比已經是天位數字(見圖2 ),但當我們把它擺在棋盤的另一半中(圖3),曾經轟轟烈烈的增長基本上呈現出了一條可以被忽視的直線!

 

全球的人口數量增長曲線與“棋盤”指數高度吻合,它是一條冪指數曲線,另一方面,人類社會發展指數(代表了生產力、科技水平)也是一條冪指數曲線,兩者驚人的吻合。這說明什麼問題呢?科技、生產力依靠快速增長來為人口增長服務,推動人類社會的進步。

如果我們把1775 年瓦特的蒸汽機視作是科技的一次重大進步,19 世紀電力的發現和利用作為科技的又一次跳躍式發展,那麼兩者的結合——機器+電,則是我們這個世紀正在經歷和享受的跨越式增長。在這背後,很重要的一個因素是,計算機的出現大大地改變了我們的工作和生活,因為計算機技術的處理能力增長曲線也是冪指數曲線。

 

下面我們簡單地解釋,計算機、互聯網與人類社會發展的關係。

 

推動人類社會進化的三條主線

 

人作為基礎的社會單元,生理上有大腦、神經、肢體,依靠勞動來利用工具並改造世界。

 

運算能力大幅飛躍

 

人類在200 萬年的進化中,腦容量從500ml(始祖南猿)進化到1500ml(晚期智人),大約翻了3 倍。運算與思考能力的強化讓人區別於其他生命體,有更加充足的能量去思考、發明創造以及溝通協作。

 

在工業時代,蒸汽機出現後人類面臨的重要問題是:蒸汽機某種意義上解決了人的四肢延伸問題,但它並不智能,缺乏像人一樣的強大的思考與控制能力。計算機的出現解決了這個問題,很妙的是,摩爾定律幾十年如一日的發生著作用:每18 個月速度提升一倍。有人甚至列出瞭如下的數學公式:(每芯片的電路增長倍數)=2 ^(年份-1975)/1.5。這一說法後來成為許多人的“共識”,流傳至今。

由於高純矽的獨特性,集成度越高,晶體管的價格越便宜,這樣也就引出了摩爾定律的經濟學效益,在20 世紀60 年代初,一個晶體管要10 美元左右,但隨著晶體管越來越小,小到一根頭髮絲上可以放1000 個晶體管時,每個晶體管的價格只有千分之一美分。按運算10 萬次乘法的價格算,IBM704 電腦為1 美元,IBM709降到20 美分,而60 年代中期IBM耗資50 億研製的IBM360 系統電腦已變為3.5美分。如果用經濟視角來詮釋摩爾定律:微處理器的性能每隔18 個月提高一倍,而價格下降一半。或者,用一個美元所能買到的電腦性能,每隔18 個月翻兩番。

工具使用延伸了人體機能

 

人類從開始使用工具以來,改造世界的能力愈來愈強。蒸汽機的出現只讓人類從簡單的生產勞動中擺脫出來,而近代互聯網的出現,控制能力的增加,使人們可以通過計算機、互聯網的控制,製造出更加複雜的產品。尤其是3D 打印等新技術的誕生,這種製造的飛躍是前世難以想像的。

早期的互聯網僅作為接入工具、應用工具,到今天,它已經迭代演進至單一生活系統或全面生活平台,在電商、遊戲、廣告、O2O 等多個領域滲透至我們的生產生活。

神經網絡的外化提升信息流通效率

 

作為獨立的個體,人的自我控制、協調是和諧的,這個功能主要是通過大腦對神經系統的控製完成雙向信號傳輸而實現的。而作為社會種群、團體,這種神經網絡的進化恰似互聯網的存在與發展,我們稱之為神經網絡的外化。這個過程加速了全社會的溝通效率和資源匹配能力。

 

早在原始社會,人類就意識到:憑藉個體的能力只能導致效率低下,而以物易物可以增加各自的專業度,提高勞動生產率。

互聯網使得這種做法變得更加有效。

這樣的案例在互聯網時代非常豐富。

 

維基百科2012 年即擁有詞條有380 萬個,幾乎是大英百科全書的38 倍。而創客文化在美國開始流行,連線雜誌的前主編安德森也加入其中,在矽谷,創客工廠、創客集市、創客分享社區、創客網站多不勝舉,人們不僅在線上,也在線下分享自己的產品與經驗。

 

感謝互聯網對很多行業的改變。 2014 年全球最大的一級市場項目​​Uber 的估值已經達到了400 億美元,airbnb 緊隨其後。為什麼這一類型的網站會在這個時間達到如此大的市值?

 

在這一現象背後的很多原因中,我們認為是從前數字化基礎還不夠完善,比較典型的例子就是智能手機尚未普及,運算能力也不如今天強大。而到今天,智能手機在發達國家的滲透率已經超過了70%,在中國該滲透率也超過了50%。從前枉費心機想獲得又無法完美實現的連接、展示、處理、運算、分享等功能,現在可以輕而易舉地在手機端實現。

 

數字化帶來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在兩年以前,我們分享過一個有關互聯網廣告精準度進化的案例,我們可以發現,伴隨網絡的發展,匹配(matching)的精準度從1/1000,大幅提升到了5-10%!類似的案例,在非數字化案例中非常罕見。

數字驅動的網絡曲線VS 時間驅動的經驗曲線

 

如上案例給我們更加深刻的啟發。

 

由於基於數字化的網絡技術曲線繼承了摩爾定律,其效能的提升是冪指數級的,而傳統經驗曲線(又叫波士頓經驗曲線)伴隨產量或者時間的加倍,成本大約下降10%-30%。我們可以看到,經驗曲線在後期開始遭遇瓶頸,其成本下降的速度變得異常緩慢。

 

而網絡技術曲線伴隨不同的應用場景,在這幾十年裡,一直保持高速的迭代。

 

從早期的大型機,到個人PC機,到網絡下載速度,到驅動器的存儲成本,基本都符合摩爾定律,並且直到今天依然有效。

 

冪指數曲線的對數表現形式即一條直線,見圖示。

人類與生俱來帶著線性思維模式,而摩爾定律帶給我們的是指數級思維習慣,當我們站在棋盤的另一半時,我們不斷地提醒自己:“人類總是高估在一兩年中能夠做到的,而低估五年或者十年中能夠做到的”。

 

當數字革命到來:它怎樣影響我們?

 

頃刻間,邏輯全變?

 

我們設想,從前逛新華書店,選擇我們自己喜歡的圖書,而今,書本變成電子化的產物,買書只是用銀行信用卡網絡支付,然後選擇“同步到我的書架”,幾秒鐘後你就能夠在你的數字圖書館中閱讀它。傳統模式與數字模式兩者有如下幾個基本邏輯的差別:

 

1、生產方式不同:傳統的圖書作者比較嚴肅,發行需要刊號,出版要通過出版社,週期較長,現代文學網站的電子書作者活潑生動,與讀者通過論壇、貼吧、書友Q群、微信群互動,湧現出大量的草根寫手;

 

2、經營時空不同:傳統模式無法超越時空,人們必須抵達店面​​並完成交易,這也是現在的O2O模式的問題,只能半拉子數字革命。而數字化模式從選擇、買賣、讀書、評價全流程都是數字化過程,超越了時間、空間的限制;

 

3、流通渠道不同:傳統模式通過若干中間環節的流通才能到消費者,而電子圖書只有作者-平台-讀者三個環節,渠道更短;

 

4、服務邏輯不同:傳統模式以服務為中心,例如書店的例子,店鋪務必保證存貨齊全,陳列有序,環境優美,態度優雅;數字模式以人為中心,開放平台引入多個書商、書城,通過精準推薦手段實現從“人逛店”到“店找人”;

 

5、運營方式不同:傳統零售店鋪以2/8 原理把最暢銷的書擺放在顯要位臵,數字模式則羅列林林總總,依靠長尾效應服務客戶;

 

6、增值方法不同:傳統零售書商靠在店鋪中提供熱飲、其他商品增值,而數字模式可以通過流量變現,包括通過更加精準地推薦廣告、其他商品甚至遊戲等多種盈利模式增值;

 

7、評價方式不同:傳統店鋪無法即時匯聚讀者的意見,數字模式可以將所有與單本書有關的信息匯聚在商品之下,讀者可以輕而易舉地了解其他人的感受,甚至與他們成為書友並SNS!

 

互聯網的本質總是顛覆傳統行業某種壟斷能力

 

我們總結瞭如下流程:

互聯網的本質總是以某種方式顛覆著傳統行業所對應的壟斷能力。它打破了生產壟斷(比如UGC,用戶創造內容),打破了信息壟斷(比如比價與曬單),打破了渠道壟斷,打破了地域壟斷,打破了信譽壟斷(比如商戶評級,用戶評價)。因此,在數字化的衝擊下,傳統行業的諸多短板暴露出來,這絕不僅是簡單的博弈,而是數字化洪流在每一個環節上的綜合實力的展現。

 

數字變革的到來:或擁抱或抵制,但它們撲面而來

 

我們正在迎接一個偉大的數字變革時代。

 

有人抵制,講互聯網是洪水猛獸,衝擊了傳統行業,打破了思想言論的禁錮,要控制;有人擁抱,說它代表了無疆界與自由,是每個人心聲的無損傳遞,並大幅提升了傳統行業的生產效率。

 

不管怎樣,它們不可避免地撲面而來,而且不僅只是互聯網,我們稱之為數字化的變革!

 

讓我們迎接不一樣的“現在”與“將來”!

 

2014 年12 月22 日,谷歌宣布了一個具有歷史意義的消息:第一部完整功能的無人駕駛原型汽車已經製造完畢,將會在明年正式上路進行測試。這距離2010 年谷歌首次宣布開發無人駕駛汽車已經過去了五年時間。無人駕駛汽車依靠人工智能、計算機視覺、雷達、監控裝臵和全球定位系統協同合作,讓電腦可以在沒有任何人類主動的操作下,自動安全地操作機動車輛。

 

谷歌製造的無人駕駛汽車,沒有方向盤,沒有加速踏板,也沒有剎車踏板,汽車上安裝了大量的傳感器,谷歌的汽車控制系統將會做出駕駛動作。

 

在特斯拉CEO 馬斯克看來,無人駕駛技術必須要取代人工駕駛。馬斯克稱,無人駕駛汽車比人類駕駛安全10 倍。馬斯克的態度也代表了相當一部分美國人。美國媒體The Atlantic 的一項調查數據顯示,超過60%的受訪者認為無人駕駛汽車能或者某種程度上減少交通事故、提高事故應急響應效率、降低尾氣排放和節約燃油。

 

同時,我們還在問一個問題,未來世界上還需要那麼多私家車嗎?假若一輛輛無人駕駛汽車在路上行走,招手即走,堵車大大緩解(由於是雲控制與指引),那麼,這類的無人駕駛汽車是否將成為地上交通的主宰?而非每天95%以上的時間停泊在車庫裡的那些私家車?

 

可汗學院(Khan Academy),是一個非盈利教育組織,通過在線圖書館收藏了3500多部可汗老師的教學視頻,向世界各地的人們提供免費的高品質教育。該項目由薩爾曼〃可汗給親戚的孩子講授的在線視頻課程開始,迅速向周圍蔓延,並從家庭走進了學校,甚至正在“翻轉課堂”,被認為正打開“未來教育”的曙光。可汗學院目前已經覆蓋200 個國家、擁有30 萬註冊教師、月獨立用戶1000 萬人。

 

可汗其人表示,侄女更喜歡網絡上的他。因為那個“可汗”可以被反复的重播,複述,而不用擔心有不耐煩的態度出現。

 

李彥宏剛剛高調宣布與Uber 完成投資並形成戰略合作關係。 2009 年8月到現在,Uber 種子輪從兩個聯合創始人20 萬美元開始起步,到天使輪一共融資125 萬美元,然後從A 輪開始,B 輪,C 輪,D 輪,E 輪,現在最新的估值大約是400 億美元。

Uber 從一個打車軟件,到打車信息平台,到物流信息平台,其內涵在不斷地擴大,而全世界的物流成本在GDP 中的佔比約為7%-20%,如此巨大的市場,對司機、乘客、運輸企業的效率提升,能源消耗下降都起到巨大的推動作用。

 

任何一個巨大的創新,與傳統行業的監管的對抗並非一帆風順。 Uber 在韓國、法國、西班牙、美國本土、德國、印尼、新加坡、越南、加拿大等多等地的監管機關都在面臨法律挑戰。

 

相似的邏輯,Airbnb 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寄宿提供商,並且獲得了Inc 評選的2014年度公司大獎,目前的市值估價已超過100 億美元。它的使命是連接全世界的旅行者與房屋。 Airbnb 總訂單量超過2500 萬,平台上的房東量達64 萬,可預訂房數達97.5 萬,190 個國家範圍內遍及3.4 萬座城市。

 

Airbnb 與Uber 相似,他們都是通過數字化的服務平台,促進全世界的資源與需求方的信息開放透明,打破中間環節的管制與壟斷,降低雙邊的成本,提升全社會能源、資本效率。因此他們成為2014 年一級市場最大的兩個PE 公司。

 

同樣,在醫療行業,研究人員正在使用人體細胞開發生物墨水。在3D打印技術的幫助下,生物墨水可用於打印細胞膜,後者最終能夠構成一個可存活、運轉的人體器官模型。 2014 年11 月,舊金山生物技術公司Organovo 宣布,已經開始向研究人員提供3D打印出的肝組織微小採樣。研究人員可以利用它開發治療老年癡呆症等疾病的藥物。

 

美國維克森林大學再生醫學研究所用一台3D生物打印機放臵多種類型的腎臟細胞(由活體組織提取出的細胞培育而成)並同時使用可生物降解的材料製造出一個支架。得到的產品接著被放在培養皿中進行培育。支架在被植入患者體內後會隨著功能組織的逐漸生長而逐步降解。目前通過生物打印方法製造的腎臟仍然無法發揮作用,但一旦它們開始發揮作用,醫生們有望使用病人自己的細胞培育出能與身體其他部位完美匹配的器官。

 

最新發布的Nixie 無人機原型機配有一個攝像頭,它以一個腕帶的形式纏繞在用戶的手腕上。開發者表示,該設備最初的構想是將它研發成一副飛行眼鏡,但這樣一來可能會在某些時刻遮擋住用戶的視線。因此,“手環”便成為了最終方案。該無人機是四軸航拍飛行器,它克服了四軸航拍飛行器的不便攜性,方便了許多獨自外出的運動愛好者,讓他們隨時隨地都可以拍攝最刺激的瞬間。 Nixie 已獲得5 萬美元的獎勵,開發團隊也將得到英特爾的支持。

 

隨著OTT的出現,“客廳的革命”也成為人類數字化進化的一個大故事,諸多WIFI、盒子廠商開始爭奪客廳入口。當DVD、VCD 以大為尊的時代過去,OTT 的盒子追求的精簡為美將引領新潮流。

 

“光棍一號”是一款最近在京東眾籌的產品,它是全世界最小的MiniPC,主打移動便攜辦公和娛樂特色功能。它整機三圍為110*38*9.9mm,重量僅46g,褲袋、小皮包甚至是錢夾都可放入,隨走隨帶。人們只需將其與家裡的電視、辦公室顯示器、會議室的投影儀等設備相連接,即可迅速將其轉換為一台電腦,並且可以支持Android 和Windows8 雙系統操作,操控方面,由於“光棍一號”可以支持藍牙4.0,所以用戶可以通過藍牙鍵盤和鼠標來進行操控。

網絡自動烹飪機目前尚未成熟,但它的原型機已經有人設計出來,工作原理是:將不同食材放入到“打印墨盒”中,通過自動化的程序輕而易舉的做出可口的飯菜。

 

目前,自動豆漿機、餅乾機、麵包機等簡單設備已經發展並成熟,我們期待著這樣一種場景——在APP 上選擇Da Michele 出品(電影《美食、祈禱和戀愛》,Eat PrayLove,中女主角吃披薩的那家店)——花上1 美元在網絡廚房商店上購買控製程序,然後在下班路上用手機設臵家中的自動烹飪機啟動,到家後看著《美食、祈禱和戀愛》,吃著Pizza,感受原汁原味的意大利手工披薩的味道。

 

美國海軍2014 年9 月至11 月在“龐塞號”(USS Ponce)軍艦上測試了激光武器原型。美國海軍研究主管、海軍少將馬修〃克隆德(Mattthe Klunder)表示,激光武器性能強大卻便宜,它將在未來海軍作戰中發揮重大作用。克隆德說,在美國海軍對激光武器的測試中,即便是在極端嚴峻的條件下,這個固體激光原型機鎖定並摧毀了預定目標。他說,這個激光武器系統由艦上一名人員操作,操作人員看著一個監視屏幕,並操作手上的類似遊戲的操縱桿。在12 月10 日舉行的媒體見面會上,克隆德甚至表示,如果會玩X-Box 或PS4遊戲,就能操作這個武器系統。

 

美國海軍研究局表示,這個測試是美國海軍研究局、海軍海上系統指揮部和海軍研究院等部門合作的結果。激光武器在測試中擊毀高速來襲的小艇,擊毀了一架無人機,以及其它目標。克隆德表示,美國海軍已在實驗室測試激光武器系統,並完成海試,不會再進行任何測試,而是讓其服役。他解釋說,這個激光武器系統速度快而且耗費低,發射一次才59 美分。不過,激光武器發射成本很低,但本身研發造價卻很貴。美國防務新聞引述克隆德說,龐德號軍艦上的激光系統造價和安裝費用為4 千萬美元。 “龐塞號”軍艦目前安裝的是功率為30 千瓦的固體激光原型機。

 

美國海軍正在設計一種更強大的激光武器系統,下一代激光武器功率將達100 至150 千瓦,設計安裝在瀕海作戰艦或驅逐艦上,預計在2016 年或2017 年部署。

 

這個情景是高科技戰爭中有魅力或者可怕的地方:一切都由計算機蒐集信息,區別敵我,定級威脅程度,跟踪瞄準,人只是決定是否設計,而且戰場的成本變得如此低廉,從前數十萬美元的地空導彈可以降低到59 美分!於是,“螞蟻咬死象”的戰役越來越沒有可能性了。

 

在浩瀚的宇宙,人類多年來利用衛星來通信。根據美國美國衛星產業協會的數據,全球2013 年衛星工業市場規模為1952 億美元,較2012 年增長3%。然而,衛星的製造與發生成本過於高昂,2013 年,全球一共發射衛星62 顆,總發射成本54億美元,折合0.9 億美元的每顆發射成本。這為人類開發和利用太空,搭建廣袤的空間信息平台帶來了巨大的障礙。

 

美國、中國、日本等國家的科學家們試圖開發臨近空間(也叫平流層)來解決這個問題。平流層信息平台和通信衛星一樣位於地球的上空,但它不屬於衛星通信,因為按定義,“衛星是一個繞著另一個絕對質量佔優勢的物體運動,它的運動在初期而且以後,永遠由那一個物體的引力所決定的物體。”平流層通信業務也不屬於空間無線通信,因為ITU 定義的空間站是一種位於某一目標,且該目標超過或可能超過地球大氣主要範圍的站。平流層通信也不應屬於移動通信,因為它的大多數用戶終端的位臵是固定的。有較多的理由把它看作是一種高密度固定業務(FS),因為它的功能很像高山頂的一個轉發站。因而ITU 建議把它叫做“高空平台站”,簡記為HAPS。

 

由於臨近空間飛行器相比同步衛星系統:通信距離短(約為1/1800)、傳播損失低(減少65db)、延遲少(從250ms 減少到0.5ms),且壽命長,有利於通信終端設備的小型化和便攜化;它相比地面寬帶廣播與通信系統:波堵塞的可能性小,信道衰減小,作用距離遠,覆蓋區域廣(可達1000 公里)。從而大幅降低了地面設施建設費用,和基站對周圍的輻射污染;造價低,通訊資費便宜。預計成本是同步衛星平台的1/10~20,光纜通信的1/5,且壽命比衛星更長。

 

谷歌氣球Project Loon 是谷歌於2013 年推出的一項計劃,該計劃試圖通過熱氣球為那些世界上最偏遠的地區覆蓋網絡。

資料來源:煉數成金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在此對話中的人們

每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