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最大的數位資產管理公司 CoinShares 發表了一項研究報告,指出中國在比特幣雜湊值(hashrate)的比例還在持續攀升,目前正以高達 66% 的算力在支撐整個比特幣區塊鏈(Bitcoin)網路,意味著有將近三分之二的比特幣產出來自中國。

CoinShares 的研究主管 Chris Bendiksen 指出,中國雜湊值的飆升很可能是因為其先進的挖礦硬體設備。

事實上,中國長年來佔據著全球比特幣挖礦業務的領導地位,儘管 2019 年的雜湊值急速增長並屢次創下歷史新高,中國礦工的領導著位置始終難以撼動;尤其,全球三大礦機製造商:比特大陸(Bitmain)、嘉楠耘智(Canaan)、比特微(MicroBT)全都集中在中國,更讓該國礦工搶得先機。

除卻內蒙古、新疆、雲南等省份,光是挖礦重鎮的四川就搶得近 50% 的全球雜湊值比例;得益於中國四川省得天獨厚的水力資源,佔據挖礦成本支出最高比例的電費相對低廉,中國證監會(CSRC)前副主席姜洋更是在 10 月底的諮詢會議上呼籲,希望能進一步研究如何配置好精全的調度來吸引礦工的進駐。

美俄強敵

不過,美國及俄羅斯等國家也預計在 2020 年開始大量投入挖礦業務,算力版圖可能也將在重新分配。

舉例來說,比特大陸最近也才剛在美國德州興建大型礦場,總容量高達 50 兆瓦,並預計在日後將發電量提升至 300 兆瓦;美國區塊鏈新創 Layer 1 也才在兩個月前宣布,將藉由獨立開發的尖端硬體設備及冷卻系統來挖礦,並以此降低對比特大陸等礦機製造商的依賴。

另外,俄羅斯網路監察機構旗下的挖礦公司 RMC,也計畫在卡累利阿共和國興建礦場,該公司的執行長 Dmitry Marinichev 更聲稱,一但系統跟場地架設完畢,他們將一舉攻佔比特幣近五分之一的雜湊值。

中國監管

值得注意的一點是,儘管中國礦工的地位舉足輕重,但中國政府仍舊將加密貨幣視為社會亂源,也因為該國的央行數位貨幣(CBDC)—— 數位人民幣(DCEP)推出在即,所以就算當局已決議動員全國之力展開對區塊鏈的創新突破,加密貨幣在中國的發展也依然黯淡。

但令人感到疑惑的是,是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NDRC)在 11 月發佈的《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9年本)》中一改先前態度,將原先在 4 月的《徵求意見稿》中被列為「淘汰類」的虛擬貨幣挖礦意外地被除名,也令外界一片霧裡看花,無法釐清中國政府對挖礦業務的態度為何?

總體而言,正如 Chris Bendiksen 所說,誰能優先握有影響雜湊值高低的掌控權,在挖礦這樣競爭性高的產業中必定是享有優勢的;隨著比特幣獎勵減半的即將到來,各大礦機製造商紛紛如火如荼地趕工新一代硬體設備,可以想見各國挖礦產業的發話權勢可能將產生變化。

 

轉貼自: 動區

若喜歡本文,請關注我們的臉書 Please Like our Facebook Page: Big Data In Finance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 找不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