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如今加密領域發展最快的不是 DeFi,不是比特幣,而是加密美元。目前以太坊最大的應用場景不是 2017 年的 ICO,也不是 2019 年的 DeFi,而是發行美元穩定幣。如此下去,至少在短期內,以太坊成為最大的加密美元公鏈,而不是開放金融公鏈。

不管加密世界的人們喜歡還是不喜歡,加密領域已經不是最初期望的加密世界了。從長期看,也許加密領域會發展出新模樣,但短期內,加密領域目前產品和市場最契合的場景是加密美元,也就是美元上鏈,美元代幣化。

比特幣最初的目標是要取代法幣體系,而現在的演變是法幣非但沒有減弱的趨勢,反而讓它有更強的增長趨勢。當然,並非所有法幣都是如此幸運。

在區塊鏈的背景下,強者愈強,比如美元等強勢國家經濟體的法幣。而弱勢國家的貨幣,如委內瑞拉、阿根廷等國家的貨幣會越來越弱化,直到被完全取代。在某些應用場景下,區塊鏈這種去中心化技術帶來的不是去中心化的現實,而是更趨向於中心化。加密美元是其中最大的縮影。

隨著美元進入加密世界,迅速擴展了法幣的影響力,那麼,它是不是加密世界的特洛伊木馬,最終會反過來吞噬加密世界?

比特幣面臨加密美元的競爭

比特幣一開始的敘事是成為點對點的電子現金,成為取代法幣體系的加密支付。不過,由於比特幣自身可擴展性的問題,它無法支撐起點對點支付的現實。即便如此,比特幣還是成為全球貨幣體系中的一部分,它當前市值超過 1300 億美元(截止時間: 2020 年 4 月 24 日)。

不過,這個量級,跟全球資本市場相比,比如股票市場、房產市場、衍生品市場相比,完全不在一個量級上。即便是黃金也有近 8 兆美元的市值。不過,由於比特幣的貨幣發行不可篡改的特性,還有在價值存儲和價值流通上的優勢,這讓它有很大潛力成為未來數字時代黃金的最佳替代者。

而現在,在比特幣發展的過程中,它的價值存儲和價值流通正面臨加密美元的強大的競爭。這也是比特幣接下來需要解決的問題,如何擴大其使用場景,如何在未來找到確保其競爭力的途徑。

加密美元具有傳統美元的價值根基

雖然比特幣是加密世界當之無愧的一哥,但跟現實世界的美元相比,其需求的規模顯然是無法比較的。加密美元本身是美元的代幣化,它的根基在於對傳統美元的本身需求。如果是加密比索(阿根廷比索的代幣化)的需求就不會如此強烈。

美元是世界貿易的主要貨幣之一,例如使用美元進行石油交易。

這是美元需求最大的場景之一。當前全球大約有 60 兆美元債務。為了償還這些債務,需要大量的美元。美元債務大約是歐元債務的 4 倍,日元債務的 24 倍。如果按照 IMF 的數據,全球央行持有的美元債券大概是 6.75 萬億。這裡存在對美元的巨大需求。

投資美國企業,例如美國的科技企業等都需要美元。投資美國國債也需要美元。

由於上述原因,導致全球對美元有強勁的需求。當然,美元的強勢也會讓弱勢經濟體國家貨幣很難受。一方面是對美元的需求,導致通縮;一方面本地貨幣的通脹,導致其使用場景被持續壓縮。

由於美元的強勢,這也導緻美元在全球很多地方都受到管制。如不管制,可能會導致很多地方的本地法幣體系難以持續。不過,也因為受到了管制,導致其流通不完全順暢。這裡面存在很多被壓抑的需求。被壓抑的需求一旦找到釋放的渠道,就會迅速表現出爆發力。

加密美元具有加密世界的優勢

加密美元之所以受歡迎,是因為它兼具了美元在現實世界的需求基礎,也兼具了加密世界的快速流通特性。通過加密技術,加密美元的發行相對容易,且能以較低的成本流通。

將美元代幣化,生成各種穩定幣,如 USDT、USDC、BUSD 等。這些穩定幣可以通過各種公鏈,尤其是以太坊進行快速的轉移。現在擁有一個加密錢包進行收付款,比設置傳統銀行帳戶容易(比如通過 Dharma 等加密銀行),或者用戶只需擁有一個以太坊或比特幣地址,就相當於擁有了一個無須許可的銀行帳戶。

此外,加密美元的交易網路相對完善,不僅有快速流通的技術基礎,也有快速流通的社會基礎。加密美元除了用來購買加密資產,還可用於借貸、匯款、衍生品等。從目前看,加密美元的收益高於傳統銀行的收益,這讓它有吸入傳統銀行業務的可能性。一些加密銀行正在試圖通過簡單的模式將美元從現實世界吸入加密世界。

總言之,加密美元是全所未有的物種,它是傳統美元和加密技術結合的產物,它有現實世界價值存儲和計價單位的屬性,也有加密世界價值流通的屬性。這讓它具備貨幣的完全屬性。從這個角度,它跟比特幣在傳統和加密世界的維度進行競爭。

但是,加密美元也有弱點,就是它需要傳統銀行體系實現 1:1 的美元錨定,這讓它的抗審查性較弱。

加密美元也發展出了其他模式。例如通過超額抵押生成的去中心化穩定幣如 DAI。像 DAI 這樣的穩定幣,主要在 DeFi 中的 dApp 中使用較多,也符合 DeFi 的氣質。還有可以通過衍生品支撐來獲得美元的敞口。例如,可以利用加密世界無須許可的代幣比特幣或以太坊來實現美元敞口,這是一種較為複雜的加密美元。

例如通過比特幣的永續合約,它支持用戶進行 BTC/USD 的交易,那麼,如果用戶想獲得加密美元穩定性,同時不想承擔比特幣的波動性風險,則可以通過期貨抵押 BTC 的形式獲得類似加密美元的穩定性。假設委內瑞拉的用戶用其法幣或加密貨幣購買了 1 BTC,該用戶的目標是持有 8000 美元的敞口(假設 1 BTC 的價格為 8000 美元),以抵抗本地的通脹。但該用戶並不想承擔比特幣波動的市場風險,用戶只是想持有 8000 美元的敞口,也不想兌換成為其他穩定幣(USDT)等。

這個時候,用戶無需出售 1 BTC 獲得 8000 美元(有管制風險)。用戶只需要通過永續合約做空BTC。如果 BTC 跌至 8000 美元以下,那麼由於用戶賺取了 BTC,所以其空頭頭寸依然價值 8000 美元;如果 BTC 漲至 8000 美元以上,由於用戶損失了 BTC,那麼,其頭寸還是價值 8000 美元。也就是說,通過抵押 BTC 合成美元敞口,不管 BTC 市場的波動性,用戶可以鎖定其美元敞口。

加密美元會是加密世界的特洛伊木馬?

加密美元目前發展態勢很強勁。加密美元可以用來在加密世界賺取更高的利息,穩定幣收益遠高於傳統銀行體系的美元收益。在加密市場波動時,穩定幣可用來避險。穩定幣還可以用來借貸、抵押等。OTC 也支持法幣和 USDT 的交易。

加密美元可用來匯款,實現價值的轉移。匯款是一個規模超過 6000 億美元的市場,其中的中介機構可以捕獲數百億美元的費用。由於低成本和速度快,加密美元有機會搶占傳統匯款市場的很大部分份額。

加密美元在弱勢經濟體中可用來抗通脹,比如委內瑞納、阿根廷等國家,普通百姓有嚴格的 USD 提款和購買管制。加密美元可以幫助這些經濟體中的普通人在其本地貨幣高通貨膨脹時有機會獲得可替代貨幣,以對抗通脹。

最重要的是美元債務的需求非常強勁,且規模巨大,那麼,會不會通過加密美元的方式來獲得更多的美元流動性?這種可能性並非沒有。

從這些角度看,加密美元已經完全超越了加密市場投機和避險的需求,它有機會將傳統體系的美元需求轉移到鏈上。這個規模要比加密市場的投機需求大很多很多。

那麼,這不會損害比特幣和以太坊的貨幣屬性?會不會讓這些加密貨幣邊緣化?

加密世界的願景是構建開放金融體系,以防止 2008 年這種經濟危機的延續。它試圖改變信貸經濟體系的通脹模式,實現真正的硬貨幣體系,它試圖將傳統金融體系轉移到區塊鏈上。

比特幣和以太坊是加密世界的兩個代表者。從目前看,主流人群沒有放棄法幣的意願,也沒有把加密貨幣當成可替代的貨幣,當前更多是投機和投資的需求為主。反而是,借助於區塊鏈的技術,強勢法幣(如美元)獲得了更大的增長空間。這一切,看上去加密世界反而讓傳統法幣崛起,而不是讓加密貨幣成為可替代貨幣。

那麼,加密美元真的是加密世界的特洛伊木馬嗎?不是。

首先要承認,加密美元的崛起在一定程度上擠壓了比特幣在價值存儲和價值流通上的敘事空間。由於其可擴展性,比特幣無法承擔起點對點電子現金的重任,由於其波動性,它在價值存儲上也無法讓當前用戶信服。當然,就目前而言,它更加無法承擔起計價單位的重任。

可以說,在比特幣沒有完全展示其優勢之前,加密美元的存在會在很大程度上對比特幣的價值存儲敘事形成擠壓。所以,一旦出現危機和市場波動,人們可能更願意持有加密美元,而不是比特幣。

但是,這並不是意味著加密美元的崛起是對比特幣和以太坊的真正的打擊。反而,加密美元的崛起,對比特幣和以太坊有長遠的利好。

首先,加密美元的崛起擠壓的是傳統銀行體系。它是新時代的「歐洲美元」,它要為世界提供新的流動性渠道,它要為世界匯款提供更好的替代方案。加密美元的崛起,將會重塑傳統銀行的美元信貸、存儲、借貸、匯款等業務模式。

其次,加密美元的崛起擠壓的是弱勢經濟體的貨幣。像阿根廷和委內瑞拉等弱勢經濟體,高通貨緊縮導致其本國貨幣失去吸引力,人們試圖獲得美元來抵抗通脹。但現實美元難以獲得,而加密美元加速了這一轉移,這會讓通脹貨幣的空間進一步被壓縮。

加密美元只是釋放了原來被壓抑的美元需求,而加密技術加速了這個需求釋放的進程。

跟弱勢國家的貨幣相比,以太坊和比特幣具有不可超越的護城河。因為比特幣存在著本質的不同,它是可編程的貨幣,它是透明的,具有明確的發行計劃,無須許可,自由流通,它是基於全局共識誕生的加密原生貨幣,其帳本是不可篡改的。它不會像美元一樣,可以相對隨性的增發。從本質上,它跟美元是完全不同的物種。即使加密美元發展再快,它也是美元的一種延伸,而比特幣是加密世界的平行物種,最終來說​​,它有自己的使用場景,尤其是當它解決好隱私問題,它具有法幣和加密美元不可替代的需求場景。

從以太坊的角度,由於大部分加密美元都是基於以太坊發行的,這意味著,加密美元的大部分交易是在以太坊上進行。加密美元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擠壓去中心化穩定幣的使用場景,但是無法完全取代。因為去中心化穩定幣沒有中心化銀行的贖回風險。這讓DAI 等穩定幣可以站穩自己的腳跟。

另外,由於加密美元在以太坊鏈上流通,以太坊可以捕獲其費用,使用加密美元的場景越多,以太坊能捕獲的費用就越多。這對以太坊來說,並非壞事。加密美元的可信任度,不僅取決於發行方的 1:1 的法幣抵押,也取決於以太坊的安全程度。隨著承載加密美元量級的增長,對以太坊安全程度的要求也會越來越高。ㄕ

此外,加密美元還有一種好處,它會吸引更多的普通用戶進入到加密世界。隨著人們對加密美元的使用,不可避免地會帶來新的加密用戶。這對於加密世界是個利好。

最後,從長期看,一旦加密美元規模過大,會受到世界各國監管部門的關注。由於加密美元是美元的代幣化,離不開中心化銀行體系,它本質上是受監管控制的。所以,它的規模是可控的。發展到一定程度,比特幣和以太坊這樣無須許可的價值載體會體現出其獨特優勢。

總言之,雖然加密美元發展迅猛,但由於它本質上是美元的代幣化,它衝擊的是傳統銀行的美元業務,它不會成為加密世界的特洛伊木馬。

 

轉貼自: 動區

若喜歡本文,請關注我們的臉書 Please Like our Facebook Page: Big Data In Finance

 


留下你的回應

以訪客張貼回應

0
  • 找不到回應